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從女排世界杯看東京奧運:中國隊衛冕把握多大?

        (原標題:從女排世界杯看東京奧運:中國隊衛冕把握多大?)

       

       

             

      資料圖:28日,中國女排3:0塞爾維亞,提前一輪衛冕世界杯。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客戶端北京9月29日電(邢蕊)隨著中國女排成功衛冕2019年世界杯,姑娘們東京前的最後一次大考也交出瞭滿意的答卷。十輪比賽過後,中國女排保持著全勝戰績,並提前一輪將冠軍獎杯收入囊中。但是這並不能代表明年的奧運會,女排姑娘們依舊可以衛冕無憂。

           世界杯:多支隊伍未遣主力

           首先,本屆世界杯並不涉及東京奧運資格,因此多支隊伍並未派出全主力出戰。例如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塞爾維亞女排,她們將今年戰鬥的重心放在瞭歐錦賽上,因此塞爾維亞隊此次隻派出瞭半主力的陣容,可即便如此,她們依舊3:2逆轉瞭全主力出戰的荷蘭。在與中國隊一役中,她們在第二局也給中國女排造成瞭不小麻煩,由此可見即使是對手的二線陣容,其實力也不可小覷。

           值得一提的是,本賽季中國女排主力與塞爾維亞隊主力之間尚未有過交手,這無疑給中國隊的備戰造成一定的困難,而本次世界杯又是東京奧運會前的最後一次世界大賽,這樣一來,兩支主力軍隻有等到奧運會上才能一絕高下。

           資料圖:朱婷在對陣塞爾維亞的比賽中扣球。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除塞爾維亞之外,巴西女排兩大主力坦達拉和娜塔莉婭也缺席瞭世界杯,而進入新老交替期的巴西女排與中國隊鏖戰5局才分出勝負。巴西女排一直對裡約奧運會慘遭中國淘汰“耿耿於懷”,想必明年的東京,她們也會想方設法為中國隊制造障礙。

           而正在為獎牌而戰的俄羅斯隊,頭號球星科舍列娃和主力副攻費蒂索娃都不在大名單之列,可即便如此,隻有岡察洛娃領銜的俄羅斯隊排名依舊緊隨中國美國隊之後。可以預見的是,如果明年科舍列娃等人悉數回歸,俄羅斯女排的實力無疑也會進一步加強。

           資料圖:中國女排慶祝勝利。圖片來源:ICphoto

           前景:東京奧運強敵環伺

           其次,中國女排奧運會面臨的對手實力更為強勁。雖然同為12支球隊參賽,但各大洲排名前二的隊伍均可獲得世界杯名額,而東京奧運會門票發放的形式則更為嚴格,這也意味著奧運會的舞臺上幾乎沒有弱旅。

           目前為止,中國,俄羅斯,美國,意大利,塞爾維亞和巴西六支隊伍已經獲得東京奧運會的門票。而有趣的是,由於歐洲勁旅眾多,意大利女排並沒有得到本屆世界杯的參賽資格,但擁有不少重炮手的她們依然是世界排壇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況且她們還在2018世錦賽上淘汰中國隊獲得瞭亞軍。明年兩隊之間若是交手,想必又是一場惡戰。

           資料圖:郎平率領中國女排取得東京奧運資格賽小組兩連勝。 湯彥俊 攝

           問題:中國隊新秀能否真正崛起?

           裡約奧運會後,隨著惠若琪,魏秋月等老將相繼退役,隊伍的各個位置上都出現瞭一些欠缺,但是新人還沒有完全頂上來。

           “應該說我們(在)新老交替當中,不能說完成,完全沒有完成,新的球員補充上來以後我覺得在比賽經驗包括技術上都存在一些問題”,今年初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郎平這樣說道。

           郎平的話並不無道理,本屆世界杯上,李盈瑩,楊涵玉等小將悉數出征,她們在對陣弱旅的比賽中獲得出場機會,雖然她們的表現可圈可點,也為當場比賽的勝利立下功勞,但因缺乏大賽經驗,她們的表現也有起伏。

           在與塞爾維亞的比賽結束之後,郎平也明確地表示:“這次比賽有一些強隊沒有來,奧運會的考驗會更多。” 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女排衛冕東京沒有機會,如果新人的成長速度超過對手,各個位置人才濟濟,這支作風頑強的常勝之師還何懼任何對手?

           東京奧運會的腳步悄然臨近,走下領獎臺的中國女排又一次回到起點。“我希望明年大傢更加刻苦訓練,在比賽中尋找自己的不足”,郎平已經將目光投向瞭東京。

           

           十連勝後,郎平一句“一定會升國旗奏國歌”又上瞭熱搜。在前不久的女排對戰韓國隊比賽後,郎平也說過類似的話“每一次比賽我們的目標都是升國旗、奏國歌。”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從女排世界杯看東京奧運:中國隊衛冕把握多大?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