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天啟皇帝究竟是昏君還是名主?木匠皇帝也有帝王夢,隻是臣子不信

  在封建社會中,最後一個漢人朝廷就是明朝瞭,而明朝的滅亡也是人們熱議的話題,史學傢們也從各種線索中找出明朝滅亡的真實原因,可謂“愛之深,責之切”瞭。而明亡於天啟這個說法也被人所熟知,因為在主流歷史中,天啟皇帝的行為確實很昏庸無能,但事實確實如此嗎?人雲亦雲時我從書中看到瞭事實

  一、正史視角下的天啟皇帝

  在正史裡,天啟皇帝被黑得完無體膚,他沉迷木匠手藝,致使皇權落到魏忠賢為首的閹黨手裡,閹黨專政後瘋狂報復東林黨,魚肉百姓,使明朝朝綱禍亂,政治日漸黑暗,也葬送瞭大明的錦繡江山。而這一切都與天啟帝的不作為有關,而魏忠賢這個天啟帝的傢奴也加速瞭大明的滅亡。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難道正史沒有階級性嗎?

  二、年幼天啟帝的帝王術

  宮殿裡的權力鬥爭也逐漸進入白熱化狀態,而在這期間“明史三大疑案”也相繼發生,泰昌元年(1620年),“道士”李可灼進獻紅丸,泰昌帝服用後當天駕崩,史稱“紅丸案”,其中黨爭和私仇夾雜其中,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年僅16歲的朱由校在東林黨的支持下即位,年號“天啟”。

  紅丸案

  當時的天啟帝尚且年幼,處理朝政大事都沒有經驗,所以各種事務都要交給東林黨來辦,因為有瞭皇權的支持,東林黨提拔自己人,黨同伐異,清除異己

  在東林黨的眼裡持中立的官員都是貪官污吏,於是東林黨們想把實幹的官員和“齊黨、楚黨和浙黨”一網打盡,並借著“京察”的旗號,把那些官員以莫須有的罪名或貶官流放,或貶謫出京。

  此後,東林黨把持瞭朝廷,他們並不滿足,於是他們把目光投向瞭以魏忠賢和客氏為首的宦官集團,當時東林黨狠人楊漣最先發力,上二十四條罪狀,東林黨希望這次直接扳倒閹黨,於是東林黨上下官員紛紛上書痛罵魏忠賢,正當所有人都以為魏忠賢必死時,天啟帝居然默不作聲,東林黨不知道的是,文官集團逐漸強大已引起天啟帝的焦慮,而在這次拔河賽中,魏忠賢作為傢奴肯定會幫助自傢主人天啟皇帝,天啟帝反其道而行之,提拔魏忠賢為司禮監秉筆太監,統領內廷庶務,難道天啟帝不知道魏忠賢的能力和人品嗎?

  右為楊漣

  天啟帝當然知道,隻不過閹黨集團隻是他用來制衡東林黨的一個工具罷瞭,之後天啟帝便躲到幕後玩起瞭木匠活兒,但是在關鍵時刻天啟帝仍可以掌控全局。

  二、天啟帝留心邊防,洞察局勢

  在《明史》的描述和傳統觀點看來,天啟帝除瞭做木匠活兒和寵信魏忠賢外幾乎毫無作為,可事實呢?

  “少年天子重邊功,親到凌煙畫閣中。教覓勛臣寫圖本,長將殿裡作屏風”。

  ①:天啟二年(1622年),遼東巡撫王化貞輕敵大意,致使廣寧慘敗,明軍大敗,王化貞與熊廷弼退保山海關,遼西土地盡失,此後明軍再也沒有回來。

  但消息傳回朝廷,東林黨想要保護王化貞,竟然發動輿論攻擊,此後言官交章疊奏,相互推諉、多方扯皮,把責任硬生生的推給瞭熊廷弼,而沒有人關心“廣寧之敗”,天啟帝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於是他下詔說:“朕覽科道官,屢疏紛囂,全無正論。遼左繼陷,皆因經撫不和,以致官民塗炭。”

  但天啟帝發瞭詔令後百官仍無變化,仍在相互扯皮。

  天啟帝再次下令:“已後科道各官俱要虛心盡職,共襄國事。再有結黨排誣的,朕遵祖制憲章決不姑息。”

  可見雖然天啟帝人在深宮,卻對國傢大事異常敏感,他更是對朝廷上營黨結私,黨同伐異的行為深惡痛絕。

  ②:“今人隻說天啟昏,寵任閹黨摒賢能”,可曾想,如果天啟帝確實是一個懦弱無能的昏君,他為什麼又能力挽遼東危局呢?

  閹黨頭目魏忠賢

  且人事最終定奪權還在天啟帝手裡,東林黨魁孫承宗在閹黨潮流中能夠始終在任,且頗受皇帝寵幸。

  所以魏忠賢打擊東林黨完全是在得到天啟帝的默認下進行的。

  天啟帝的手藝在宮廷老木匠之上,他的木匠活不過多評論。

  “書中層層是陷進,撥開迷霧見真金。從來才幹文章外,勸君讀書多思量”。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天啟皇帝究竟是昏君還是名主?木匠皇帝也有帝王夢,隻是臣子不信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