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從《水滸》四大寇首領的出身階層,解析宋徽宗年間有多混亂

  黃巢:待到來年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上面是著名的起義者黃巢寫的一首“反詩”,相當的霸氣,要唯我獨尊,盡殺百花,而且這位“沖天大將軍”還真的說到做到,之後果然帶領大軍攻破瞭長安,滅亡瞭唐朝。

  而歷朝歷代的農民起義者雖然不少,真正能成功的其實寥寥無幾,除瞭漢高祖劉邦和明太祖朱元璋以外,也就黃巢和李自成好歹也算攻占前朝的都城,短暫稱帝瞭,也難怪宋江也是以他為榜樣,江州題反詩說要“敢笑黃巢不丈夫”呢,結果差點把自己坑死。

  而在《水滸傳》中,就有著著名的四大寇山東宋江,江南方臘,淮西王慶,河北田虎,正好東南西北都湊齊瞭,圍著“中”心的一個宋徽宗。

  今天紅塵君就來帶大傢分別看看這四大寇,到底是什麼出身,然後以此為據進一步來分析當時的國傢,已經混亂到瞭何種地步。

  為瞭方便理解,咱們就讓這四位黑道大哥按照東南西北的順序依次出場好瞭。

  山東宋江吏

  這位大哥乃是《水滸》的主角,一百零八魔星之首,就連上天的預言都已經說過他的危害瞭“耗國因傢木,刀兵點水工,縱橫三十六,播亂在山東”,當朝最大的造反者已經實錘瞭。

  而宋江的出身大傢都太熟悉瞭,鄆城縣押司,標準的小吏出身,我們且來看看原文中是怎麼寫的。

  這宋江自在鄆城縣做押司。他刀筆精通,吏道純熟,更兼愛習槍棒,學得武藝多般。平生隻好結識江湖上好漢,但有人來投奔他的,若高若低,無有不納。

  其實押司也就是負責整理案卷和刑罰方面的秘書,像是宋江這種幹的出色的還能替知縣老爺坐坐班,職位不高但權力卻不小。

  因為宋朝是個標準的“吏強官弱”的朝代,又有“官無封建,而吏有封建”的說法,像是鄆城縣的知縣時文斌,一任也就是三年時間,到期就要平調去其它地方做官或者是升遷瞭,因此第一,對於當地的情況不會太熟悉;第二,也不願太得罪人,隻要能撈上一筆銀子,再平平穩穩的混點政績就行瞭。

  所以他們就不得不去倚重類似宋江這樣的手下去辦事,而宋江這樣的小吏又大多都是本地人,往往傢裡都是當地名流或者是豪強比如宋江的老爹就是宋傢莊的宋太公,因此在本地勢力根深蒂固,說是一手遮天也不為過,畢竟是流水的“官員”鐵打的“小吏”,不管換哪個官兒來也得靠他們辦事才行。

  而宋江的小日子其實過的還是很不錯的,從他去江州嘗瞭一口魚湯就發現這魚是昨天晚上的,所以馬上就不吃瞭這一點就能看出這廝的舌頭刁的很,尋常百姓還在為如何填飽肚子發愁呢,他早就已經開始挑肥揀瘦瞭,而且喜歡海鮮河鮮,和見瞭肉就沒命似的李逵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

  所以,宋江就代表瞭宋朝一個看似不起眼但極為重要的階層吏。

  江南方臘商

  《水滸》中描寫,方臘是樵夫出身,隻是偶然在水中看到瞭自己頭戴平天冠的倒影,因此就自認為有帝王之命,然後趁亂造反。

  其實這個是不對的,和王虎田慶兩個是施公杜撰出來(或者是名不見經傳的小角色)的不同,方臘歷史上可是確有此人的,而且其實他才是北宋末年起義者中聲勢和影響最大的,遠在宋江之上。

  大概也正因如此,施老爺子也不好意思把他描寫的過於弱小,江南這一戰正是梁山最艱苦的一戰,之前他們連續大敗遼國,王慶,田虎都沒有任何頭領損失,但是江南這一戰卻足足損失瞭三分之二,可謂慘勝。 

  方臘,又名方十三(應該是傢族排名),乃是睦州青溪(今浙江杭州淳安縣)人氏,傢裡有一座漆園,而且他為人十分豪爽熱心,又是摩尼教徒,因此在傢鄉很有人望。

  方十三的日子過得其實還可以,本來應該不會走上造反這條不歸路的,但是沒想到宋徽宗喜歡上瞭江南的花石樹木,然後當時六賊之一的朱緬又正好擅長此道,大大的贏得瞭徽宗歡心,就讓他在江南成立瞭一個奉送局,專門為他收集這些東西,然後再走漕運去東京,每十船為一綱這也就是“花石綱”的由來。

  這裡紅塵君多說一句,青面獸楊志就是運送花石綱的時候被大風打翻瞭船,結果才被罷職的,這種唾手可得的簡單功勞都能搞的雞飛蛋打,《水滸》的第一倒黴鬼絕對非他莫屬。

  然後方臘的漆園也成瞭官府重點盤剝對象,再厚的傢底也撐不住啊,再加上看到周圍的窮苦哥兒們和摩尼教的同袍被欺壓,方臘索性揭竿而起,帶領眾人造反,一度還占領瞭八州二十五縣,半壁江南。

  所以,方臘就代表瞭宋朝的另一個重要階層商。

  淮西王慶禁軍

  王慶乃是標準的京城出身,換成現在的話那就是皇城根兒下的老北京,見過世面的主兒。

  那王慶原來是東京開封府內一個副排軍,賭的是錢兒,宿的是娼兒,吃的是酒兒。一有錢鈔在手,三兄四弟,終日大酒大肉價同吃;若是有些不如意時節,拽出拳頭便打。所以眾人又懼怕他,又喜歡他。

  由此可見王慶也是東京汴梁當地的一個小霸王,這禁軍本來就是宋朝最精銳的軍隊,專門負責駐守京師的,待遇也是十分豐厚,就算最底層的小兵每月也有五貫左右(差不多3000塊),而王慶好歹是個副班長,收入必然還多些。

  但是王慶卻是意外的“邂逅”瞭童貫的侄女童嬌秀,結果兩人還一見鐘情,童嬌秀看王慶風流倜儻也看上瞭他,結果就勾搭到瞭一起。

  這下子捅瞭馬蜂窩,童貫乃是堂堂樞密使,一品大員,聽到風聲後勃然大怒,就要把王慶除掉但是幸虧當時已經鬧得滿城風雨瞭,若是童貫把王慶做掉的話反而更加制造輿論,因此才隻是把他流配,打算慢慢收拾他。

童貫

  但是沒想到王慶最後幾番險遇之後,不僅沒死反而還被他解釋瞭段傢兄妹和一夥兒幫手,最後成功造反,還一度占據瞭八座軍州,八十六縣,不過最後被宋江帶領著梁山好漢給輕松擊潰,自己也被活剮瞭。

  這王慶的身份,就是軍人,而且還是宋朝最精銳的軍人禁軍。

  河北田虎獵戶

  這田虎和上面三位都不同,其實認真來說,他才是最標準的底層出身,我們且來看看文中如何描述。

  且說河北田虎這廝,是威勝州沁源縣一個獵戶,有膂力,熟武藝,專一交結惡少。本處萬山環列,易於哨聚。又值水旱頻仍,民窮財盡,人心思亂。田虎乘機糾集亡命,捏造妖言,煽惑愚民。初時擄掠些財物,後來侵州奪縣。

  從這斷描述我們能夠看出,這田虎其實倒和梁山的解珍解寶兄弟有幾分相似,本身武藝不錯,膽量也大,趁著國傢混亂就聚眾造反,而且還被他成瞭事,占據瞭五州五十六縣,自稱“晉王”。

  不過田虎雖然厲害,兩個弟弟田豹田彪也都有萬夫不當之勇,但畢竟不是主角梁山一百零八將的對手,而且手底下的王牌女將瓊矢鏃瓊英還被梁山的沒羽箭張清給挖墻角挖走當老婆瞭,因此田虎是兵敗如山倒,最後也和王慶一樣,被押送進京城吃瞭一剮,又幫宋公明功勞簿上記瞭一筆。

  而田虎的出身,則是獵戶,屬於平民百姓。

  紅塵君說

  綜上而述,這宋徽宗時期的四大寇,分別出身於小吏,商人,禁軍,獵戶,可以說幾乎囊括瞭除瞭官員以外的全部階層,不要說金字塔底層不穩瞭,就連中間也都塌瞭,所以當時的國傢之亂,從小說中就可見一斑。

  而實際情況確實也是如此,宋徽宗即位以後,重用蔡京,童貫,高俅,朱緬等六賊,生活奢侈無度,在南方采辦“花石綱”,在汴京修建艮嶽,弄得本來就生活艱難的百姓們更是“亞歷山大”,而蔡京等人反而更加變本加厲,賣官鬻爵,貪贓枉法,窮奢極欲。

  這點我們在《水滸》中都能看到,比如奸相蔡京過個生日,光是女婿大名府尹梁中書就要準備多達十萬貫(5000到6000萬人民幣左右)的禮物,這他的門生故吏,親戚屬下又何止百千,這加起來豈不是多達幾十億的天文數字?

  再比方說太尉高俅,那高唐州的太守高廉好歹是他的叔伯兄弟,關系還沒出五服,橫行霸道也就罷瞭,可就連高廉的小舅子殷天錫都照樣在高唐州作威作福,就連有著陳橋讓位之功的柴傢都不放在眼裡關於這段歷史宋史有詳細描述,宋太祖趙匡胤甚至臨死前的遺囑都再三叮嚀要厚待柴傢子弟,而高俅身邊類似殷天錫這種奴才的奴才更是不知道有多少。

  《道德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正因如此,才導致整個天下各階層的人民都無法忍受,再加上金兵趁亂而入,一度強盛繁榮文明發達的北宋王朝驟然崩塌,也就是理所當然的瞭。

  參考文獻:

  《水滸傳》

  《宋史》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從《水滸》四大寇首領的出身階層,解析宋徽宗年間有多混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