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15名電競選手報成人高考:羨慕在讀生 普遍學歷較低

       25日,QGhappy電競俱樂部的職業選手FLY更新瞭一條微博:“學瞭這麼久的英語,可派上用場瞭。”並附帶瞭一個“KPL選手參加高考”的話題,很快這一話題就成為電競圈裡的熱點。

       

       是的,這位早早離開校園的現役《王者榮耀》職業聯賽(以下簡稱KPL)選手,報名瞭2019年全國成人高等教育運動訓練專業招生考試,與他一起報名的還有KPL旗下多傢俱樂部的其他14位職業選手,如果成績通過,他們將會成為廣州體育學院的學生。讓職業選手返校“回爐”,這是KPL9月上旬公佈的最新計劃,也是整個電子競技行業的首次嘗試。

       電競選手普遍學歷較低

       15位職業選手選擇回爐

       眾所周知,在電子競技已經逐步正規化的今天,從業人員的個體素質、受教育程度仍然是最大的短板。不管是玩電競“不務正業”這種由來已久的刻板印象,還是電競選手普遍低齡的現實,這群少年們受教育程度參差不齊的情況在行業內也並不是秘密。

       基於這一現狀,在前不久的KPL三周年上, KPL宣佈與廣州體育學院的合作,將通過單招的方式,為KPL現役及退役選手提供再教育機會。據悉報名這次考試的人,涉及KPL六大俱樂部的15個人,上面提到的FLY正是其中之一。

       

       出生於2000年FLY真名彭雲飛,重慶人。初中沒有讀完就出來打工謀生,直到現在他還記得從學校離開那一年,他拿著父親和二哥給的七百塊錢,在重慶龍頭寺汽車南站花398元買瞭一張車票隻身來到上海,開始瞭自己孤身一人的闖蕩。沒什麼技能的FLY選擇在飯店打工,成瞭一名打荷工,早6晚9,一個月2300元,彼時的FLY覺得相比讀書,“上班拿工資是一件很自由的事”。

       

2000年出生的選手FLY今年隻有19歲

       然而年紀輕輕的FLY或許肩膀還不足以承擔謀生帶來的壓力,繁重的工作,說不上好的上下級關系,對未來的迷茫,似乎隻有下班後幾個同伴一起打幾局遊戲的時間才是自己最放松的時候,也是在這個時候,FLY的天賦逐漸顯現。

       雖然因此順利成章成為瞭職業選手,不再為生計擔心,但早早離開學校的FLY心中一直有一些遺憾,“其實我挺羨慕那些在讀的學生,以前因為傢庭和個人原因沒能讀下去,現在有瞭這個機會想好好把握一下。而且從個人角度來說也是一次很好的提升機會,上過大學,以後即便我再是職業選手,起碼還有別的路可以選。”

       Hero久競俱樂部的久誠(曹志順)同樣為聯盟這次的改變充滿期待:“我現在走的路與同齡人的經歷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我們基本上每天都投入到訓練、比賽當中, 沒有太多時間去關註別的事情,小時候聽傢人說,大學像是個小型社會,之前沒有體驗過也曾覺得遺憾,現在雖然沒辦法像多數人一樣再去經歷這個過程,但是我很珍惜這次機會,畢竟要對自己的未來負責。”

       

Hero久競俱樂部的久誠(曹志順)

       打通再教育通道

       提升選手綜合素質

       和大部分競技體育項目一樣,職業選手越來越低齡化的副作用,就是很多本該在學校讀書的年輕人為瞭專業技能的提高而不得不放棄學業,然而相比電子競技,高校對於傳統體育項目的職業選手接受度要高得多,且不說是柯潔、孫楊等被國內一流大學錄取的特例,大部分學校對於拿到國傢評定的運動員資格的人都有一定的優惠政策,而對於從事職業電競的人來說,這扇門卻一直沒有打開過。

       

       事實上,目前大部分電競職業選手退役後的選擇幾乎都是做教練、解說或者成為主播,因此電競選手退役後的出口其實是十分狹窄的。再加上如今直播行業的下滑以及電競專業人才的增多,這三個出口的競爭也日漸激烈,除瞭幾個明星選手轉型成功之外,大部分的電競選手退役之後的發展都並不穩定。

       在9月上旬KPL三周年上,KPL宣佈的與廣州體育學院的合作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合作內容是雙方將攜手打通KPL職業選手再教育通道。未來,KPL職業選手將通過參加廣州體育學院繼續教育單招考試的形式獲得相應學歷,重回校園,意味著這些曾經放棄學業的少年們有瞭新的道路可以走。

       據悉,針對KPL職業選手,廣州體育學院將開設覆蓋賽事策劃、俱樂部管理、傳媒、解說等電競專業項的能力提升班,為選手提供更多的能力和學歷上的提升,打通退役後的就業通道。

       “我希望每一位職業選手都應該有這樣的追求,不斷地去完成自我突破,通過學歷教育本身所帶來的知識,以及面對社會和人生的態度和認知度,得到更好的培養和教育,讓他們在未來人生發展中能夠達到更高的高度,這是我們最期望達到的一個目標。” KPL聯盟主席張易加表示。

       當然,密集的賽程和訓練並不允許選手們有太多的時間放在復習功課上,因為電子競技的賽事大多在晚上,有時候甚至會進行到深夜,所以隊員們的生物鐘多數也是中午起床,QG俱樂部規定的訓練時間是下午2點開始。大多數時候,彭雲飛會是起得最早的那個。 “上午10點到12點這段時間我們一般沒有訓練,以前我會在上午健身,接下來我會把這段時間用來學習,另外以後也做到早睡早起,有更多的時間來準備學習上的東西。”

       KPL官方也為本次考試做出瞭讓步,宣佈原定於10月27日的比賽將會調整至10月25日,以支持選手參加考試。

       ***7月30日電 據香港《文匯報》報道,大熱電子遊戲《堡壘之夜》(Fortnite)世界杯7月28日在美國紐約落幕,來自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16歲選手吉爾斯多夫,在個人賽決賽的6場比賽中一直領先,最終奪冠,贏得300萬美元獎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15名電競選手報成人高考:羨慕在讀生 普遍學歷較低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