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中國到底哪裡瞭不起?歐洲國傢重量級人物一語點明,相當直接

    在歐洲的巴爾幹半島上,有一個被稱為“上帝後花園”的地方。他是歐洲的交通中心之一,以玫瑰、紅酒、酸奶聞名於世。這個國傢就是繼蘇聯之後,第二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保加利亞共和國。今年7月,國傢主席習近平在會見到訪的保加利亞總統拉德夫時,曾用“好朋友、好夥伴”來描述中保兩國間的關系。今天的“共和國記憶”,就讓我們一起來瞭解一下中保友誼的過去、現在和將來。

  1949年10月4日,也就是蘇聯與新中國建交僅僅2天之後,保加利亞共和國正式與新中國建交。建交70年來,中保兩國的傳統友誼得到瞭繼承和發揚。尤其是上世紀80年代起,兩國在各領域的交流與合作逐步增多,兩國關系平穩發展。

  保加利亞前總統羅森·普列夫內利耶夫在接受采訪時表示,70年前,保加利亞是世界上第二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傢,關於這70年,我們能說得太多瞭,但或許可以概括為一句最重要的話:中國為世界提供瞭典范。這些年,中國的發展史無前例,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傢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取得中國所取得的卓越成就。

  在中東歐地區,保加利亞具有獨特的地理位置和氣候條件。在國際上,保加利亞乳酸菌非常出名,其實這種微生物就產自保加利亞南部的一個小山村——莫斯利安,如今,這裡被評為世界五大長壽村之一。此外,保加利亞還特別適合種玫瑰,被譽為“玫瑰之國”,玫瑰油產量位居世界第二。保加利亞還曾經是全球第二大瓶裝葡萄酒出口國,直至現在也穩居前十名。

  一直以來,保加利亞都是中國在歐盟內的好朋友、好夥伴。自從1952年中保兩國政府簽訂首個貿易協定以來,雙方開創瞭多個“第一”。中國自主品牌汽車在歐盟設立的第一個生產基地、中國在歐盟國傢實施的第一個農業實體項目、第一個農業合作示范區,中國在歐盟的第一個水泥生產線總承包項目都花落保加利亞。2016年8月31日,中國的110輛宇通客車首次批量進入歐盟市場,也是以保加利亞為突破口。

  2013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迅速獲得保加利亞的支持。2015年,保加利亞就與中國簽署瞭“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2018年,中國海航機場集團在保加利亞成功中標,獲得普羅夫迪夫機場擴建及運營項目。在保加利亞看來,這樣的合作,不僅拉近瞭中國和東南歐國傢的距離,更讓保加利亞登上瞭“一帶一路”發展快車,享受到瞭全球化帶來的發展紅利。

  保加利亞交通部部長莫斯科夫斯基直言,我確信我們都會從涉及“一帶一路”倡議的基礎設施建設中獲益,事實上我們在這方已經積累瞭一定的實踐經驗,我相信基礎設施建設會得以提升,以便這些項目的每個參與者都可以在復興和開發“新絲綢之路”的過程中,實現經濟較快發展。

  在經濟合作的不斷推進的同時,中保兩國的人文交流也在走向深化。早在2006年,索非亞大學與北京外國語大學2006年合作開辦瞭歐洲地區第一傢孔子學院。如今,索非亞孔子學院已經成為成為中東歐地區乃至全球影響最大、效果最好的孔子學院之一。

  近年來,中保文化交流迅速升溫、精彩紛呈。2015年6月,中國僑聯“親情中華”藝術團在索非亞舉行“歡聚索非亞”專題文藝演出;2016年2月,“中國龍”首次亮相保加利亞國際面具節,博得觀眾陣陣喝彩; 2018年,通過攜程平臺預訂赴保加利亞機票的中國遊客數量同比增長114%,2019年上半年的增幅更是達到瞭280%。

  今年,在保加利亞的首都索非亞、大特爾諾沃等地,都舉行瞭中保兩國建交70年的慶祝活動。今年7月,保加利亞總統拉德夫應習近平的邀請對我國進行瞭國事訪問。兩國元首一致決定,將中保關系提升為戰略夥伴關系。這無疑為中保友誼增添瞭新內涵,為中保合作註入瞭新動力。(長江新聞號)

     據報道,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2屆會議正在日內瓦舉行,當地時間24號,會議討論瞭種族主義和種族歧視的相關議題,這些議題一直是人權理事會各國爭論的焦點,這次也不例外,各國針鋒相對的發言將會議氣氛推上瞭高潮。

  由於最近世界各地區的局勢都不太平穩,敘利亞、伊朗、巴勒斯坦以及克什米爾等國傢和地區,沖突越來越頻繁,這也導致大部分與會國將矛頭對準西方國傢,因為在我們看來,很多事情都是西方國傢一手主導和推動的,地區局勢不穩定,西方國傢要負擔主要責任。

  在這場人權會議上,中俄等50餘國代表共同發聲,列舉出瞭西方國傢3大罪狀,分別是:種族主義及種族歧視、仇恨言論和侵犯移民權力等人權問題。他們通過擲地有聲的發言和鐵一般的事實,扯下瞭西方國傢虛偽的人權面具,實在是大快人心。

  我國駐日內瓦代表陳旭指出,某些國傢出現瞭新納粹主義和種族優越論,但是他們非但不制止種族歧視和仇恨言論,反而以保護言論自由的借口為其辯護。

  陳旭代表舉瞭一些例子,他稱有些國傢無視移民生存權,將人道主義救援船和飛機定義為刑事犯罪;還有一些國傢不經過正當程序就逮捕移民,導致不少移民傢庭骨肉分離。這裡說的顯然就是美國和墨西哥的邊境墻,還有歐洲部分國傢對待難民的做法。

  墨西哥代表的發言也提到瞭這一點,稱某些國傢的公眾人物出於政治目的發表煽動歧視言論,體現瞭他們的排外主義。而尼加拉瓜代表的批評則更為直接,他們稱美國的邊境隔離墻是種族主義的做法。還有非政府組織代表譴責歐洲歧視移民和非洲人後裔,抨擊美國迫害阿拉斯加土著人。

  巴基斯坦方面的代表也發表瞭自己的看法,針對的對象是印度。他們稱,部分國傢民粹主義和右翼極端主義興起,直接導致瞭對不同宗教信仰群體的歧視和仇恨。

  筆者註意到,日內瓦這邊的人權問題交鋒激烈,正在大西洋彼岸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也並不平和,第二個登場發言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第一句話就是“美國優先”,並表示“未來不屬於全球主義者,而是屬於愛國者”。這種阻止全球化的論調,不僅遭到瞭其他國傢的不滿,更是連美媒都對其駁斥。可見,西方國傢已經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黑瞭。(第一龍軍)

   聯合國大會ing,這是一個萬花筒。就在聯大一般性辯論召開之前,紐約上演瞭一幕鬧劇。

  全球最大的政府間情報組織“五眼聯盟”的全體成員,加上歐盟成員,再加上與美國有軍事同盟關系的日本,與韓國,總共湊瞭27個國傢,簽署瞭個所謂的協議,共同嘗試在網絡空間建立遊戲規則,還把矛頭指向瞭中俄。

  這一幕鬧劇初看讓人覺得憤怒,因為充斥著雙重標準與霸權主義的陳詞濫調。

  再看讓人覺得無聊,因為除瞭簽字的國傢數比赤裸裸的五眼聯盟和美國軍事同盟小圈子之外,還多瞭幾個長期習慣於扮演全球道德偽師范的歐洲國傢。

  第三次讀就會讓人產生黑色幽默的感覺,可以用“手動滑稽”的配圖來表示此刻的心情,因為生動演繹瞭“五眼聯盟可以放火,不許中俄點燈”的活劇。

  看似27個國傢氣勢洶洶的背後,不過是一小撮歐美發達國傢從現實世界到網絡空間,全面面臨曾經有過的西方中心地位與霸權位置“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凋敝與落魄。

  1

  五眼聯盟是當前全球網絡空間戰略穩定面臨的最大的威脅來源。

  “五眼聯盟”是一個西方傳媒在傳播過程中塑造的戲稱。從現實的世界來看,“五眼聯盟”所指稱的那個架構,有點像《復仇者聯盟》裡的那個神盾局,那個被九頭蛇滲透的神盾局,也就是經歷瞭從世界和平與安全的衛士,到世界和平與安全的威脅的重大轉變。

  1943年,在共同抗擊軸心國的關鍵時刻,美國和英國簽署瞭《英美情報交換協議》,然後,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加入其中;再後來,挪威、瑞典、聯邦德國也申請加入該協議;

  最後到瞭1950年代,為瞭澄清先後加入的身份,明確權利和義務,明確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五國,是《英美情報交換協議》的核心成員;

  而五眼聯盟的“諢號”,則得益於組織內部的機密文件中,經常加上這樣一句說明“僅美/英/加/澳/新 可見”(USA,/AUS/CAN/GBR/NZL Eyes Only),所以就有瞭“五眼聯盟”的各種事跡。

  從冷戰時期,五眼聯盟就從抗擊法西斯的正義聯盟,變成瞭超級大國美國爭霸世界的工具,並因此迅速成為瞭其曾經誓死捍衛的世界和平與正義的威脅。

  最具諷刺意義的是,五眼聯盟蛻變的這個事實,最早是被這次一起簽字的歐盟國傢給披露出來的。

  1999-2000年期間,歐洲的空中客車公司和美國的波音公司,一起去沙特阿拉伯競爭飛機合同;空中客車公司最終輸掉瞭競標,不服氣的空客到歐盟去投訴,歐洲議會成立瞭臨時委員會,認真調查的結果,發現波音公司借用瞭給五眼聯盟建設的全球電子監控系統“梯隊”(Echelon),監聽瞭空中客車公司和沙特的機密商業通訊,然後拿到瞭標書。

  調查報告還顯示,類似的案例至少有50個,多數都是和美國企業競爭時,機密商業信息泄露。

  然後,有趣的事情發生瞭,曾經出任美國中情局局長的伍爾西,在華爾街日報上發瞭一篇署名文章,題目是《為何我們監聽我們的盟友》,明確指出,用國傢情報力量監聽盟友的商業機密通訊,是“美國企業獲得公平競爭的必要條件”,註意,“是必要條件”,而且,還是為瞭“公平競爭”,也就是說,監聽是常態,不監聽是例外。

  昔日抗擊法西斯的正義的情報聯盟,已經徹底墮落成為美國公司商業競爭的利器瞭,當然,還裹著“公平競爭”的外衣。

  而當時間到瞭2019年的時候,這五眼聯盟拉起來的27個國傢的所謂協定,目標之一,就是所謂中國的非法商業竊密。

  用“梯隊”系統去竊聽盟友商業通訊搶標的的五眼聯盟,要求中國不可以進行商業竊密,是何等刷新底線和突破下限的行為啊?

  2

  五眼聯盟的核心是美國,美國不僅是互聯網的發源地,而且還是用互聯網實施進攻性網絡心理戰的鼻祖。

  1995年7月,美國國防部分管隱秘行動和低烈度沖突的副部長辦公室戰略顧問修特撰寫題為《戰略評估:互聯網》的機密報告。

  這份2007年解密的機密報告顯示,在臉譜、推特等社交媒體平臺問世之前,在互聯網的交互應用主要還是通過電子郵件、論壇和電子公告板(BBS)的年代,美方的報告已經清晰指出“美國通過進攻性的使用互聯網,可以實現非常規的心理戰目標”,“可以通過網絡發佈信息,讓當地團體采取美方希望其采取的行為;還能因此避免派遣原先需要派遣特種部隊實施顛覆、煽動以及美國政府直接政治表態所需要承擔的政治風險”。

  從實踐看,冷戰時期美國和蘇聯怎麼相互搞宣傳戰的就不說瞭,蘭德公司自己出版瞭《現代政治戰》報告進行權威總結。

  冷戰後,美國就開始用互聯網在其他國傢實施顏色革命,搞政治幹涉。

  推政治顛覆的時間看,2010年,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裡克林頓女士,曾經彪悍的發表主題為“互聯網自由”的演說,明確宣誓臉譜、推特、優兔都是外交的工具。

  隨後,拿著美國國會下撥經費的非政府組織,憑借發達的全球協作網絡,社交媒體工具,以及采取各種積極配合態度的歐美主流媒體。

  在全球范圍,從南斯拉夫到烏克蘭,從突尼斯到利比亞;在中國,從新疆到港臺;一度折騰出瞭要攪的周天寒徹的架勢,說那時是黑雲壓城也不為過。

  3

  然而,所謂自作孽,不可活。

  笑哈哈地在全球用互聯網搞顏色革命的歐美發達國傢很快就失去瞭對事態發展的控制。

  全球化進程中,過度膨脹的金融資本在發達國傢內部造成的貧富差距和怨憤情緒,同樣被社交媒體點燃瞭;而被選舉政治主導、遮蔽並撕裂的發達國傢政府完全不具備應對這類沖擊的有效能力。

  於是,人們看到的是,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之後,輸掉選舉的希拉裡克林頓所在的民主黨,及其各方支持者,一夜之間,將自己裝扮成人畜無害的模樣,反手指責所謂俄羅斯、中國用社交媒體幹涉西方國傢內政的各種荒腔走板的說法就因此出來瞭。

  這是極為滑稽的反轉,更滑稽的是,據說可以不受約束的適用信息通訊技術的歐美主流媒體,一夜之間,也像換瞭個新硬盤的服務器的一樣,把1990年代到2016年的記憶全給刪除瞭,拿出瞭一副純受害者的面貌,開始繼續在網絡空間裡搞各種苦情演出。

  這是何等滑稽的一幕,這是何等荒誕的一幕,這是何等無恥的一幕。

  當然,正所謂“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這簽約的國傢有27個,在全球200餘國傢中,凸顯的就是當前全球網絡空間安全與穩定面臨的最主要的威脅來源。

  很顯然,這些國傢代表著網絡空間霸權和傳統秩序的力量,在整體上日趨成為全球的少數。

  但是如何應對這種負面力量的回潮,如何積極有效的組建愛好和平與安全的國傢,推進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建設,構建更具建設性的網絡空間治理新秩序,應該成為中國、俄羅斯、金磚國傢、上合組織成員、新興國傢和廣大發展中國傢共同努力的目標。(補壹刀)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中國到底哪裡瞭不起?歐洲國傢重量級人物一語點明,相當直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