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終於有人接盤!這個職位3年換4人,美國安助理這麼“燙嘴”?

    終於有人做“接盤俠”瞭!

  一周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宣佈,任命羅伯特·奧佈賴恩為新任國傢安全事務助理(以下簡稱國安助理)。

  奧佈賴恩也成為繼弗林、麥克馬斯特和博爾頓之後,特朗普任期內的第四位國安助理。

  此前,特朗普列出瞭5名國安助理候選人,他們分別是陸軍預備役少將裡基沃德爾、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的安全助手基思凱洛格、人質談判專傢奧佈賴恩、國務院的前幕僚長弗雷德·弗萊茨和美國能源部負責核安全的副部長。

  為啥特朗普要選擇名不見經傳的奧佈賴恩做助理?

  進入政壇之前,奧佈賴恩原本在洛杉磯經營一傢律師事務所,他非常擅長談判。在進入美國國務院外交體系後,多年專註於阿富汗和中東地區事務。

  就在幾個星期前,沙特石油設施遭遇襲擊,阿富汗與塔利班的和談又出現不確定性,特朗普在此時挑選對以上地區十分瞭解的奧佈賴恩,絕不是“一時興起”。他本人也對這位國安助理表示很滿意:“奧佈賴恩太棒瞭,我們彼此很瞭解。”

  與前任一拍兩散

  為啥人們這麼關註美國國安助理?

  國安助理作為美國總統的安全顧問,是協助總統處理國傢安全事務的助理,同時也是總統外交政策咨詢的對象,其級別相當於內閣成員,其手中權力的大小也與總統對其信任程度密切相關。通常,國安助理隻需總統提名,不需要參議院認可。

  奧佈賴恩的前任,今年71歲的博爾頓,是美國政壇著名的“鷹派”人物,以對外政策立場強硬著稱。在特朗普任期內,雖然博爾頓目前是擔任國安助理時間最長的,可兩人的關系似乎並不“和諧”。

  特朗普和博爾頓(右)。

  特朗普多年來一直批評小佈什政府入侵伊拉克,因此他不會重蹈覆轍。而博爾頓作為新保守派的一員、小佈什政府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主要推手,從未放棄單邊軍事行動和政權更迭的“原教旨主義”。

  今年以來,特朗普多次在公開場合否定博爾頓的外交政策主張,不僅兩人的分歧逐步公開化,還讓全世界都對美國的外交政策感到困惑,尤其是在戰爭與和平問題上。

  特朗普上任時誓言退出海外戰爭,並把與朝鮮的外交關系作為一項標志性舉措。博爾頓則一直主張采取軍事行動,反對與朝鮮談判。

  就這樣,兩人不可調和的“矛盾”越來越多。

  終於在9月10日,特朗普突然要求博爾頓辭職,並稱其不僅在委內瑞拉和朝鮮等問題上“犯錯”,而且粗暴又強硬,無法與白宮內的一些高官和睦相處。

  而另一邊,博爾頓也不甘示弱,僅在特朗普發出該條推文十幾分鐘後,便回應:“昨晚我提出辭職,特朗普總統說,我們明天再談這個吧。”

  兩人一拍兩散!

  好好先生

  也許是因為在博爾頓那裡受到瞭太多的“委屈”,特朗普這次選擇瞭性格討人喜歡、舉止和藹可親的“好好先生”——奧佈賴恩。

  奧佈賴恩(左二)在傢人的見證下宣誓就職。

  出生於美國加州的奧佈賴恩,是一名摩門教徒。他以優異的成績先後畢業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法學院,擁有法學學位。

  與多數法律系學生一樣,從法學院畢業後,奧佈賴恩成為瞭一名職業律師,在洛杉磯擁有一傢法律事務所,主要業務是案情復雜的訴訟和國際仲裁。除瞭公司業務,他還在超過20起國際訴訟中擔任仲裁人,並作為美國聯邦法院指定的專傢,參與瞭多起復雜案件的審理。

  奧佈賴恩還曾作為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的成員,在2013年10月赴羅馬尼亞監督總統大選,並在2014年10月赴烏克蘭監督議會選舉。

  因具有國際政治和法律的雙重專業背景,他還曾在2008年至2016年期間擔任總統候選者羅姆尼和斯科特·沃克的高級顧問。

  小佈什政府時期,奧佈賴恩開始進入美國國務院工作,成為一名職業外交官。他先後歷任小佈什、奧巴馬和特朗普三任總統,在多名國務卿手下工作過,職業生涯雖無太多亮點,但穩紮穩打,是兩黨都能接受的人物。

  在賴斯和希拉裡·克林頓任國務卿期間,奧佈賴恩擔任過美國國務院阿富汗司法改革政府私營企業聯合會的主席,領導該組織為阿富汗法官、檢察官和辯護律師提供培訓,以提高阿富汗的法治水平,並提供獎學金,資助阿富汗的年輕律師赴美留學。

  2005年,他被小佈什總統提名並獲參議院批準,任第60屆聯大美方代表,與時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共事。

  特朗普的“Mr。 Right”?

  當博爾頓的強硬,遇上奧佈賴恩的溫和,特朗普可能更“喜歡”後者。兩人的一去一來,也體現出國安助理與總統之間的微妙關系。

  雖然與“大師級”前任國安助理基辛格、斯考克羅夫特、佈熱津斯基等人相比,奧佈賴恩顯得有些資歷平平,但在超級強勢總統特朗普的手下工作,他善於溝通協調的品質又十分難能可貴。

  2018年5月,奧佈賴恩被特朗普總統任命為大使級總統特使,在國務院牽頭負責人質事務。

  此後,他在全球進行積極斡旋,使數名被關押在外國的美國公民獲釋,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加分,從而獲得特朗普的肯定。他本人也迎來自己職業外交生涯的“高光時刻”:

  2018年,促使土耳其政府釋放瞭被關押的美國律師佈倫森;

  2019年,奉特朗普之命赴瑞典,成功“營救”因打人指控被拘留的美國說唱歌手羅基,被特朗普盛贊在解救美國人方面,取得瞭“無與倫比的成功”。

  對此,奧佈賴恩深諳官場之道,很“明智”地將功勞歸於特朗普,並稱他“是我所知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人質談判專傢”。

  奧佈賴恩(左)和特朗普

  不過奧佈賴恩究竟是國安助理這一重要職位的“Mr。 Right”,還是另一位過渡人物,還要取決於他與特朗普的互動,即他倆的安全理念是否合拍、核心圈子能否合作,以及他在推進解決特朗普優先關註的安全問題上是否得力……

  而目前除瞭國傢安全委員會,白宮還有一個影響力很大的安全機制,即由特朗普的女兒、女婿等人組成的核心小圈子,這個小圈子的成員大多沒有正式官職,但對特朗普的影響卻十分重大。

  個性溫和、善於協調的奧佈賴恩,在處理與各方包括總統的核心小圈子的關系時,無疑會比博爾頓做得更好。他將是協助總統落實安全政策的低調配合者,而不是試圖強迫總統接受自己觀點的強硬派,這也是特朗普最終選擇奧佈賴恩的一個重要因素。

  2016年特朗普上臺以來,美國在安全領域進行瞭重大調整,這種調整主要是總統國安團隊集體工作的成果,同時也帶有鮮明的特朗普特色。

  首先,出臺瞭國傢安全戰略等一系列重要的戰略報告,明確宣示戰略重心從反恐轉向應對大國競爭,強調與中俄在地緣政治和新型領域的競爭博弈。

  第二,單方面宣佈退出伊核協議和中導條約,打破地區和大國間脆弱的戰略平衡,為持續的地區動蕩和大國間軍備競賽埋下伏筆。

  第三,調整與盟友和夥伴國的安全關系,以配合美在中東地區戰略收縮和在印太地區戰略擴張的需要。

  而國安助理作為總統的首席安全顧問和國傢安全事務的主要協調人,要在持續推進安全戰略調整與協調解決熱點問題之間、在實現美國的長期戰略目標與兼顧總統尋求連任的短期需要之間,在整合正式的國安團隊與容納白宮的非正式安全機制之間尋找到平衡,可謂困難重重!

  如今,臨危受命的奧佈賴恩也很快進入瞭角色。這位“好好先生”在發表就職演講時說:“能為總統服務,我備感榮幸。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我們的外交取得瞭極大的成功,我希望能夠繼續將成功繼續下去。”

  可“伴君如伴虎”,他能否跟上個性總統特朗普的節奏,收拾好前任留下的攤子,還要看他接下來的表現。

   就在美國總統特朗普解雇總統國傢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僅1天後,政府官員已經開始討論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接替博爾頓工作的可能性。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最新消息,美國高級政府官員及熟知此事的消息人士透露,蓬佩奧可能將承擔博爾頓的工作,同時擔任美國國務卿及美國總統國傢安全事務助理。

  蓬佩奧。

  報道稱,這將使蓬佩奧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二個同時兼任這兩份工作的人。第一位是亨利·基辛格,1973年被任命為國務卿時,他已經是前總統尼克松的總統國傢安全事務助理。此後的兩年內,他同時兼任兩份工作。

  報道稱,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會在多大程度上考慮這一可能性。一位消息人士稱,蓬佩奧已向特朗普提交一份名單供其考慮。11日,當被問及取代博爾頓的人選時,特朗普說,“我認為有5個人非常有資格,(他們是)非常棒的人選”。

  反觀蓬佩奧這邊的反應,自從博爾頓出局之後,蓬佩奧一直心情大好。報道稱,11日,蓬佩奧及妻子參加瞭華盛頓的一場慈善舞會。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席間,蓬佩奧與朋友們說笑著博爾頓被解雇的事情。消息人士稱,博爾頓被解雇後,蓬佩奧心情不錯。

  關於蓬佩奧兼任總統國傢安全事務助理一事,相關消息人士也有不同的看法。

  博爾頓和蓬佩奧。

  一位與白宮關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稱,目前,蓬佩奧仍將是總統的主要外交政策顧問。他表示,“至少在短期內,蓬佩奧將會擔任國傢安全事務助理。特朗普對此樂見其成”。

  不過,也有政府官員警告稱,“基辛格模式”對蓬佩奧來說可能是危險的,特別是考慮到他在美國政府中的主導地位。消息人士說,由於具有雙重身份,蓬佩奧有可能變得過於強大,以至超出特朗普的期待。

  對於此類言論,CNN稱,白宮及美國國務院方面暫未回應置評請求。

  根據此前報道,美國總統國傢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9月10日成為被總統特朗普“推特解雇”的最新一人。在朝鮮、伊朗、阿富汗、俄羅斯等一系列美國面臨的外交問題上,博爾頓都宣揚軍事幹涉、顛覆政權的極端強硬方式。他與特朗普之間的嚴重分歧在10日達到沸點,以至於二人在分道揚鑣的方式上都說法不一——博爾頓堅稱自己不是被炒,而是主動辭職。

   美國國傢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10日“被炒”後,這一要職將由誰接替,備受關註。

  長安街知事註意到,與大多數白宮高級官員不同的是,國安助理的任命無需參議院批準。特朗普表示下周就會選出博爾頓的繼任者,這也將是特朗普3年來的第4任國安助理。

  目前候選人的范圍已經大致確定。CNN援引消息人士的話指出,白宮正在對10名左右的候選人進行甄選。值得玩味的是,其中至少有2人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心腹。

特朗普(右)與蓬佩奧

蓬佩奧“心腹”

  熱門候選人、伊朗事務特別代表胡克,是蓬佩奧的主要顧問之一。

  51歲的胡克早在蒂勒森任國務卿時期就出任國務院政策規劃主管,蓬佩奧上任後仍得到重用。

  去年8月,蓬佩奧宣佈設立名為“伊朗行動小組”的工作組,指派胡克出任組長,該小組負責指導、審核和協調國務院所有與伊朗相關的工作,直接向蓬佩奧匯報。

伊朗事務特別代表胡克

  除瞭伊朗問題外,胡克還參與到特朗普女婿庫什納的中東“和平計劃”中,在白宮頗受好評。

  有3名消息人士透露,作為接替博爾頓的可能人選,胡克的名字正在“浮出水面”,胡克本人也感興趣並參與競選。

  除胡克外,朝鮮問題特別代表比根也與蓬佩奧關系密切,此前還被考慮擔任下任副國務卿。

  比根在與朝鮮對話方面的表現,以及他在福特公司任職的背景,均給特朗普留下深刻印象。

軍事背景

  知事註意到,在國傢安全事務助理的候選人名單中,出現瞭多位美國陸軍退役將領。

  比起動不動就想用武力解決問題的博爾頓來說,擁有軍事背景的國安助理或許能給特朗普提出更靠譜的建議。

  美國國傢安全會議執行秘書基思·凱洛格是一名退役陸軍中將,曾任代理國安助理。在白宮內部討論期間,他被視為是取代博爾頓的可能人選。

基思·凱洛格

  陸軍上校麥克格雷格,退役前是海灣戰爭坦克戰的指揮官,近期則常在特朗普“喜愛”的福克斯新聞中點評國際局勢。他的觀點與特朗普相近,質疑美國幹預阿富汗、伊拉克和敘利亞事務的價值。

  曾任副國安助理的陸軍預備役少將沃德爾也是候選人之一,沃德爾去年離開美政府,與白宮前幕僚長約翰·凱利關系密切,外界同時認為沃德爾頗受蓬佩奧青睞。

  美國退役上將傑克基恩曾在國傢安全問題上給特朗普提供非正式建議,包括與塔利班的談判等問題。但一位熟悉基恩的消息人士表示,他並不打算接受這份工作,特別是在兩次拒絕國防部長的工作後。

  3年換瞭3任,位高權重的國傢安全事務助理顯然是個燙手山芋。

燙手山芋

  “比起獨自判斷的人,特朗普更喜歡任命忠於總統的人士”美國智庫佈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萊特分析稱,特朗普不斷撤換掉與自己唱反調的國安助理,並任命“聽話”的人士。

  就拿博爾頓的前任麥克馬斯特來說,他在“通俄門”上堅稱俄羅斯操縱瞭美國大選,乃至特朗普不得親自在推特上將其言論批判一番。

  知事註意到,就算新任國安助理能夠贏得特朗普的歡心,他的任職時間可能也不會太長瞭。

 

  近期,特朗普支持率驟降,反對率則高達60%。

  由CNN在9月5日至9日間進行的民調顯示,在隨機訪問1600多名成年人後,60%受訪者不支持特朗普連任。僅有39%受訪者贊同特朗普的表現,而55%不認同,反對比例自2月初以來達到最高。

  還有多個民調結果同樣顯示特朗普民望低迷。《華盛頓郵報》與 ABC新聞10日公佈,特朗普的支持度隻有38%,56%的人表明不滿其表現。蓋洛普及Real Clear politics等民調機構也表示,特朗普的支持度維持在43%至44%水平。

近日,美國持續瞭近一年的宮鬥大戲終於落下帷幕,美國務卿蓬佩奧笑到瞭最後,有著戰爭販子之稱的安全顧問博爾頓黯然離場。此事可謂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出乎意料的地方在於,美國現在的處境並不好,在全世界到處樹敵,展開各種激進措施,正是被千夫所指的時候,主動曝出這樣的事情,必然會讓形勢更加糟糕。

  而情理之中的意思是,博爾頓必然會被趕走,因為造成美國當前窘境的罪魁禍首就是博爾頓,如果不是博爾頓這個鷹派人物左右瞭一些人的決策,美國也不會在近年來如此激進,搞得全世界都烏煙瘴氣。

  顯然美國已經嘗到瞭惡果,在深陷窘境之時並沒有低調處理此事,而是公開辭退,這意味著美國在一些問題上的立場上必然會發生轉變。實際上,美國已經開始這麼做瞭,在辭退博爾頓的前一天,美國陸軍第十空中導彈防禦司令部就發佈聲明稱,美軍將從羅馬尼亞撤出還未部署的薩德防空導彈,重新部署到美國本土。

  美國做出在羅馬尼亞部署薩德的決定是在今年上半年的時候,目的也很明確,就是針對俄羅斯,因為羅馬尼亞的地理位置非常優越,跟俄羅斯中間隔著一個烏克蘭,同時又緊挨黑海,在此處部署薩德,能夠有效牽制俄羅斯。

但是這個做法確實有些激進,雖然美俄關系長期不和,但是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國傢,根本不可能徹底撕破臉,而這個激進的做法正是博爾頓提出的,在薩德進入羅馬尼亞之後,博爾頓再次祭出大手筆,將美國的航母、戰略轟炸機、F22五代戰鬥機調到瞭波斯灣周圍部署,通過軍事手段向伊朗施壓。

  而這一次行動不僅僅是動靜搞得有些大那麼簡單,問題的根源在於,自始至終都是博爾頓一個人操作的,包括向美軍下令。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美國的防長位置一直都是空缺的,隻有一個代理防長,他怎麼可能鬥得過曾經一手設計瞭伊拉克戰爭的博爾頓呢?一個值得關註的現象是,美國防長這個關鍵職務,在近一年裡已經換瞭三個瞭。

  這絕對不是一個巧合,博爾頓的權力委實不小,跟國務卿和防長不相上下,隻不過蓬佩奧也不是善茬,一直跟博爾頓狗咬狗,最終鬥贏瞭這一場,而走馬燈似的幾個防長,就沒有這麼強硬的手段瞭。

     美國總統特朗普7日晚發表多條推文,宣佈取消在戴維營和塔利班領導人的“秘密會晤”,引發輿論嘩然。就在一天後,國務卿蓬佩奧接受美媒采訪,也就此事表態。據“今日俄羅斯”(RT)報道,蓬佩奧8日表示,美國為促成阿富汗和平而與塔利班進行的談判已中止。他同時表示,除非塔利班做出重大承諾,華盛頓未來不會與塔利班達成任何協議。

  RT報道截圖

  RT稱,當地時間8日上午,蓬佩奧對美國福克斯新聞表示,與塔利班的談判“暫時”失敗。據他介紹,華盛頓正在召回特使,以便制定下一步計劃。除此之外,他還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如果沒有得到塔利班武裝分子的“重要承諾”,美國不會與他們達成任何未來協議。

  據報道,蓬佩奧還對CNN說, “如果塔利班不采取措施……我們不會減少對阿富汗安全部隊的支持,他們在阿富汗作戰非常辛苦。”RT認為,這暗示在一段時間內,美國可能還會繼續參與阿富汗事務。

  此前一天(7日)的晚些時候,特朗普在推特上宣佈,塔利班領導人計劃於本周末前往美國進行秘密和談,但這場在戴維營舉行的會談已被取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終於有人接盤!這個職位3年換4人,美國安助理這麼“燙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