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皇子被稱傻子,苦等20年熬死四個皇帝,上位後立馬趕盡殺絕瞭

   有句詩為“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有的時候有些東西註定是你的,那麼真是躲都躲不掉。在唐朝時期就有這麼一位皇帝,他不爭不搶,甚至後來都已經是做瞭皇太叔的人瞭,最後皇位還是落到瞭他的手裡,他就是“傻子皇帝”唐宣宗李忱。

  他雖然被稱為“傻子皇帝”,但是在他成為皇帝以後可是一點兒都不傻的。他之所以會有這麼一個綽號,是與他的出身息息相關的。

  李忱的出身比起其他的皇子來說是比較低微的。他的母親在進宮之前是鎮海節度使的小妾。但是後來,這個鎮海節度使反叛失敗,於是李忱的母親就被送進宮,成為瞭郭貴妃的侍女。做瞭侍女也就有瞭面見皇上的機會,縱觀歷代皇上的後妃,或多或少都有曾經是侍女的。此女也是走瞭這樣的路,她有幸得到憲宗寵幸,這才生下瞭李忱。

  李忱的母親與其他的妃子比起來並不受恩寵,所以當年得到寵幸可能也是一次巧合罷瞭。憲宗膝下有著許多優秀的皇子,當然不會在意這個婢女所生的李忱瞭。得不到父皇的在意,以李忱的傢庭背景,在宮中是很難生存下去的。任何一個皇子都能夠隨便欺負他,為瞭能夠在這種爾虞我詐的環境下生存下來,李忱就開始用裝瘋的方式來保護自己。

  身為皇子,要麼就是在皇上面前充分展現自己的才能從而能夠得到皇上的保護,要麼就是讓自己徹底失去爭奪太子之位的資格。但是,背景不夠硬的李忱就算是展露一些才華,可能也隻會引起其他皇子的嫉妒,根本不會引起皇上對他的關註。於是,他就選擇瞭第二條道路,讓自己徹底失去爭奪太子之位的資格。

  他就開始瞭自己裝瘋賣傻之路,從很小的時候開始他就表現得比較傻氣,還總是說一些常人聽瞭都感到好笑的話,這樣,他就在大傢心中留下瞭一個愚鈍的印象。大傢沒事的時候也總是以逗他來取樂,但是不會有人去傷害他。畢竟,誰有會去真的欺負一個傻子呢?

  於是他就靠著自己瘋傻的形象安全地在皇宮中一日日長大,但是隨著皇子們逐漸成年,皇上也該考慮立儲的事情瞭。自己這個瘋傻兒子,肯定是無緣太子之位的。因此,李忱也不必去參與那些勾心鬥角的競爭,總是活在快樂和安逸之中。

  也許他就是想這麼沒有壓力地活一輩子,但是不管是他的哥哥,還是他後來即位的三個侄子,始終會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去試探他是不是真的瘋瞭。面對這樣的情況,他也隻能裝得更加瘋傻來過關。

  這一裝就是二十多年。更令人沒想到的是,在這期間他的皇帝哥哥以及後來的皇帝侄子竟然一個個都比他先死,於是就真的應驗瞭“命裡有時終須有”這句話,瘋瘋癲癲的李忱被眾人推上瞭皇帝寶座。在會昌六年,三十七歲的李忱稱帝。

  一個“瘋子”為什麼還能坐上皇位呢?並非是他的瘋傻出現瞭什麼問題,被人發現,而是因為所有人都相信他是真的瘋傻,而這些擁立一個瘋子為新皇帝的人隻是為瞭一己私欲而已。他們以為擁立瞭這麼一個瘋子,就可以將他當做傀儡皇帝。但是,出人意料的是,瘋瞭二十多年的王爺,在成為皇上的那一刻,竟然不瘋瞭,不但不瘋瞭,甚至還展示出瞭無人能及的政治才能。

  李忱裝傻這麼多年,表面上是傻的,但是他的心裡其實看得比誰都清楚。誰是奸佞誰是良臣,他都看在眼裡。於是,他剛一即位就將宰相貶謫瞭,從此結束瞭牛李黨爭。然後,他又果斷地推出一系列改革的政策,似乎是他早就已經構想好的一般,果斷而又英明。並且還有一大批奸佞都被他給罷免瞭,其中當然也包括當初擁立他最熱情的大宦官馬元贄。不過,閹黨勢力這麼多年根深蒂固,他的這些處理並不能一下子將其連根拔起,但是也已經給他們以致命的打擊瞭。

  拔除瞭奸佞,朝中必然也就空出瞭許多的位置,為瞭給朝廷官員大洗牌,他還將科舉推到瞭非常高的地位,隻為尋找能夠真正對江山社稷做出貢獻的賢臣名將。對於每一個臣子他都是很上心的,真真切切地是將他們當做瞭自己的子民,一旦有大臣要出行,他就會親自為其賦詩踐行。每一個奏折都是大臣辛辛苦苦寫的,因此對待每一個奏章他都不會馬虎瞭事,總是仔細批閱。

  除此以外,他還特別關心百姓的真實生活。隻要一有空,他就偷偷微服私訪,親自走進百姓的生活中,並且也能夠從中瞭解到大眾的想法,然後他再針對這些問題想出解決的方案。於是,後來他推行瞭減輕賦稅的政策。這個政策對於百姓來說真的是最為直接有效的幫助瞭,人們也在這位皇帝兢兢業業的治理下過上瞭幸福美滿的日子。

  對待自己的臣子、對待自己的百姓,李忱用無限的溫柔去呵護,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他對待外來侵略者的表現。在他統治期間,收復瞭許多的失地,主要就是因為他從不會輕易妥協,面對侵略者,他總是用強硬的態度去回擊。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皇子被稱傻子,苦等20年熬死四個皇帝,上位後立馬趕盡殺絕瞭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