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薑維的能力到底如何?是諸葛亮高估瞭還是《三國志》貶低瞭?

   作者:我方專欄作傢南門太守

  薑維受諸葛亮的悉心培養,是蜀漢後期最重要的將領。從曹魏邊疆地區一名基層官吏成長為蜀漢的大將軍,薑維的一生充滿瞭傳奇。明代大學者李贄稱其為“又一孔明”,羅貫中在《三國演義》裡盛贊:“天水誇英俊,涼州產異才。系從尚父出,術奉武侯來。大膽應無懼,雄心誓不回。成都身死日,漢將有餘哀。”

  然而《三國志》對薑維的評價頗低,認為:“薑維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眾黷旅,明斷不周,終致隕斃。老子有雲:‘治大國者猶烹小鮮’況於區區蕞爾,而可屢擾乎哉。”《三國志》將薑維與蔣琬、費合為一傳,對於前二人尚多有褒獎之詞,如說蔣琬“整有威重”,說費“寬濟而博愛”,唯獨評論薑維幾乎無一句好話。

  《三國志》竭力貶低薑維,主是在三個方面:一是“粗有文武”,有一些軍事才能,但是太“粗”,用這個去說一般將領倒也沒什麼,但薑維是蜀漢的大將軍,這個“粗”與其身份形成反差,等於他才不堪用;二是“玩眾黷旅”,意思是輕率地濫用武力,這個“玩眾”,是說把百姓玩於股掌之上,比窮兵黷武還嚴重;三是“明斷不周”,也就是對大勢缺乏正確判斷,考慮問題不周全,以致身敗。

  《三國志》評價蜀漢陣營眾人物,基本還是公允的,即便那些有“污點”的人也較少惡語攻擊,如稱彭、廖立“以才拔進”,李嚴“以幹局達”,魏延“以勇略任”,楊儀“以當官顯”,劉琰“並咸貴重”,但似乎對薑維刻意惡評,將薑維幾乎推上蜀漢“反面人物榜”的第一名。與此同時,諸葛亮對薑維的評價卻極高,認為薑維“忠勤時事,思慮精密,考其所有,永南、季常諸人不如也”,又稱贊其“甚敏於軍事,既有膽義,深解兵意”,將薑維稱為“涼州上士也”。是《三國志》對薑維的評價有失公允?還是諸葛亮看人不準呢?

  一、說薑維軍事才能一般,這一點有失公允

  如果說蔣琬是諸葛亮生前指定的政治上的接班人,薑維就是諸葛亮軍事上的接班人,諸葛亮對薑維的軍事才能評價很高。當然,那時候薑維在軍事上還沒有太大作為,諸葛亮的評價也許缺乏說服力。

  諸葛亮、蔣琬、費先後死去,薑維開始以大將軍的身份負責全國軍事,他一貫執行諸葛亮遺志,立志北伐。以往有薑維“九伐中原”的說法,認為薑維主持的北伐共有9次,但嚴格說起來,加上之前在蔣琬、費主持下對曹魏方面的軍事行動,薑維參與和指揮的北伐共有11次之多。

  這11次北伐,分別是:第一次,蜀漢延熙元年(238)薑維兵出隴右,在南安郡與魏軍相持不下;第二次,蜀漢延熙七年(244)曹爽征漢中,薑維和費出兵興勢,與王平一起大敗曹爽;第三次,蜀漢延熙十年(247)薑維兵出隴西,與魏將郭淮、夏侯霸戰於洮西;第四次,蜀漢延熙十二年(249)薑維再出隴西,以廖化為先鋒,與曹魏多名將領在隴西展開會戰,雙方互有勝負;第五次,蜀漢延熙十三年(250)薑維以羌人和胡人為輔助,與魏將郭淮戰於洮西,雙方打成平手。

  第六次,蜀漢延熙十六年(253)薑維出兵包圍南安,糧盡而退;第七次,蜀漢延熙十七年(254)薑維出兵隴西的狄道,斬魏將徐質;第八次,蜀漢延熙十八年(255)薑維率夏侯霸等兵出狄道,在洮西大破魏將王經,後魏將陳泰派兵前來解圍;第九次,蜀漢延熙十九年(256)薑維再次出兵隴西,蜀將胡濟進兵遲緩,蜀軍被魏將鄧艾擊破於段谷;第十次,蜀漢延熙二十年(257)曹魏發生諸葛誕之叛,薑維趁機出兵秦川,魏軍堅守不戰,至次年蜀兵撤退;第十一次,蜀漢景耀五年(262)薑維出兵與魏將鄧艾戰於侯和,蜀軍為鄧艾所破,撤往沓中。

  這11次北伐有勝有敗,具體戰績是:大勝2次,小勝3次,相拒不克4次,小敗1次,大敗1次。從勝敗對比看,勝仗多於敗仗,這個結果好於諸葛亮北伐。從對手情況看,無論郭淮還是鐘會都是曹魏當時最頂尖的將領,薑維略勝對手,說明他的軍事才能是不容置疑的。

  二、說薑維窮兵黷武,這一點沒有依據

  薑維24年中11次北伐,頻率大約每2年一次,密度也較諸葛亮北伐低。而且,諸葛亮每次北伐動用的都是蜀軍主力,人數約在10萬人上下,薑維北伐規模一般不大,二三萬人規模居多,還談不上傾國之力和窮兵黷武。

  蔣琬死後,薑維與費共同輔政,薑維認為自己熟悉隴右的情況,又能策動西北的羌人、胡人各部族為羽翼,所以在曹魏的側翼發起進攻將其一舉奪下相當有把握,但費對此並不支持,當然他也不能公開反對北伐,因為這是諸葛丞相生前制定的國策,於是就在暗地裡做手腳,利用職權阻撓薑維調兵,薑維能調動的人馬十分有限。

  費還對薑維說:“咱們這些人比丞相差遠瞭,丞相尚且不能北定中原,何況我等?咱們不如保國治民、敬守社稷,至於統一天下的功業,幹脆等待日後出現有能力的人再去做吧,不要期望著僥幸決戰而一舉成功,如果不然,悔之不及啊!”面對不思進取的費,薑維也很無奈。

  費之後,陳祗以侍中的身份兼任尚書令,成為處理內政的主要負責人,他開始結交宦官,宦官黃皓開始得勢,黃皓的手越伸越長,幹預朝政。蜀漢景耀元年(258年)陳祗病逝,黃皓進一步把持瞭朝政,大肆培植自己的勢力,打擊那些不肯順從自己的人。黃皓還插手軍隊,永安都督閻宇巴結討好黃皓,黃皓提拔他當上瞭右將軍,用以牽制薑維。蜀漢景耀五年(262年),薑維奏請後主劉禪要將黃皓處死,但劉禪不同意,對薑維說黃皓隻不過是個小人物,不必太在意。劉禪還讓黃皓去向薑維謝罪,當然這隻是裝裝樣子罷瞭。

  薑維見黃皓在朝中枝連葉附,上面又有後主的庇護,不僅感到憂慮,甚至有些恐懼,他奏請後主,自己願常駐沓中,該地是一個位於岷山、迭山中的小型盆地,在隴西郡、天水郡的正南方,距成都十分遙遠。薑維此舉,一方面是避開黃皓,另一方面是在沓中屯田,減輕百姓負擔。

  三、說薑維慮事不周導致身敗,是沒有看到形勢的復雜性

  曹魏景元四年(263)8月,在司馬昭主持下魏軍分3路向蜀漢發起瞭總攻,一路由征西將軍鄧艾指揮,從狄道進攻沓中的薑維,一路由雍州刺史諸葛緒率領從祁山方向進攻武街的蜀軍,目的是斷絕薑維的退路,一路由鎮西將軍鐘會指揮分別從斜谷和駱谷進攻漢中。9月,鄧艾率天水郡太守王頎等部攻打薑維的沓中大營,同時指揮隴西郡太守牽弘在一旁進行牽制,又讓金城郡太守楊頎進攻甘松,多路出擊,令薑維四處招架。

  鐘會率領的一路大軍從秦嶺棧道進兵,包圍瞭漢中地區的漢城、樂城等要點,薑維看到漢中情況危急,於是指揮眾軍拼死回援,鄧艾命王頎率部緊追。正在這時傳來消息,鐘會已將漢中占領,薑維隻得率張翼、廖化等各軍集結於劍閣。10月,鐘會由漢中揮師南下,到達劍閣。劍閣是蜀漢北部的重要防線,劍閣如果有失成都平原將無險可守,但劍閣地勢險要,加上薑維的周密佈防,鐘會一時無法得手。

  但在此時,鄧艾出其不意地冒險從陰平道進軍,率一支人馬從山中繞道來到劍閣背後的江油關。守關的蜀軍不戰而降,後主劉禪驚慌之下聽從多數大臣的建議投降瞭魏軍。正在劍閣與鐘會對峙的薑維聞訊驚愕不已,此時益州各郡縣都收到瞭劉禪罷兵投降的詔書,劉禪還專門派人到劍閣,要求蜀軍“投戈放甲”,蜀軍將士聽到後都無比憤怒,不少人“拔刀砍石”,但薑維無奈,隻得投降鐘會。

  鐘會見到薑維,故意問他:“你為何來得這麼晚呀?”薑維眼裡含著淚水,但一臉正色:“今天能來,已經算早的瞭!”鐘會對薑維肅然起敬,不敢再輕慢,他讓薑維仍統率蜀軍原來的人馬。鐘會是一個野心很大的人,他覺得薑維是蜀中的人才,又有很大的影響力,所以刻意拉攏。鐘會不僅把薑維等人的將軍印信還給他們,還處處厚待薑維,出門同乘一輛車、進門共坐一張席,鐘會對他的長史杜預說:“薑伯約比中原的名士毫不遜色,諸葛誕、夏侯玄都比不瞭他。”

  後來鐘會誣告鄧艾謀反,鄧艾被朝廷的檻車押走,鐘會於是帶著薑維等人到達成都。薑維看到鐘會有謀反之心,就加以挑撥,以掀起魏軍內鬥,鐘會中招,二人心裡達成瞭某種默契。薑維的打算是鼓動鐘會謀反,之後再借機殺瞭鐘會,“盡坑魏兵,還復蜀祚”。薑維還給後主劉禪寫瞭密信,信中說:“願陛下再忍受幾天屈辱,臣要讓社稷危而復安,讓日月幽而復明!”

  曹魏景元五年(264年)正月,鐘會在成都自稱益州牧,公開與曹魏決裂,鐘會準備給薑維5萬人馬,讓他作為前鋒去與曹魏交戰,但在成都的魏軍將士大部分都不肯聽從鐘會的指揮,反攻鐘會,鐘會被殺。薑維復國的願望未能實現,與妻子、兒女一起都死在亂軍之中。薑維未能復國,不在於他考慮問題不周全,而是很多事情他根本無法左右,他隻能借助別人的力量舉事。要說“明斷不周”,也隻能說是鐘會。在當時險惡的情況下,薑維仍頑強地尋找復國之策,這說明他是一個對蜀漢十分忠誠的人。

  應該說,薑維是一個有能力、有志向、對蜀漢忠誠無二的人,諸葛亮沒有看錯人。那麼,《三國志》為什麼把薑維貶得那麼低呢?這時因為,在曹魏看來薑維參與瞭鐘會發起的判亂,這場叛亂表面上打擊的是曹魏,其實打擊的是當時掌權的司馬昭。

  站在司馬昭的角度,必須將鐘會定性為野心傢、大逆不道之徒,避免有人傳播陰謀論,說什麼“鳥兔盡、良弓藏”。《三國志》寫於司馬氏正式執政的晉朝,不能不考慮司馬氏對鐘會事件的看法。所以《三國志》給予鐘會“心大志迂,不慮禍難,變如發機,宗族塗地,豈不謬惑邪”的極差評,而薑維顯然也受到瞭“株連”。

  參考資料:《三國志》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薑維的能力到底如何?是諸葛亮高估瞭還是《三國志》貶低瞭?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