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航旅縱橫陷隱私爭議 記者開啟虛擬形象即可收私信

       建立虛擬身份(形象)後,“與他人私信”一欄默認開啟。       

       航旅縱橫註銷賬戶需要手持身份證拍照。

       新京報記者9月23日下載航旅縱橫測試發現,航旅縱橫“默認關閉”的並非接收私信功能,而是“開啟虛擬身份”功能。即當用戶點擊自己頭像時,航旅縱橫會彈出“建立虛擬飛行形象,與他人互動”選項,而選擇建立後,用戶不僅可以修改自己的頭像,選擇昵稱與職業,與他人私信的設置也會隨之默認打開。9月21日,有網友在微博發文稱自己在航旅縱橫APP上選座後收到陌生人的騷擾信息,航旅縱橫稍後回應表示,該功能默認關閉,用戶也對該功能有開啟關閉的自主權。

       “授權開通私信與他人溝通的功能,在軟件的社交功能上是一個很重要的選項,這種程度的操作不應該以默認勾選的方式實現。而在這一案例中,APP等於打瞭一個‘擦邊球’,用戶使用其他功能時帶來瞭開通私信的後果。”9月23日,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方超強告訴新京報記者,“不過這類開通私信的行為對用戶造成的影響較為輕微,隻能說,商傢沒有盡到足夠的告知和提示義務。因為默認勾選的,隻是涉及私信功能,不涉及商品和服務購買,也不涉及個人信息,所以沒有侵權的空間。”

       用航旅縱橫“被聊天”?回應稱用戶可隨時關閉

       9月21日,有微博網友表示,其在航旅縱橫APP上選座後,有陌生人向其發送“可以約你嗎”等騷擾信息。而她發現,自己也可以通過航旅縱橫查看航班上其他乘客的名字和頭像。

       對此,航旅縱橫於9月22日回應稱,該功能是默認關閉的,在本人沒有開通虛擬身份前,他人無法看到用戶的信息;用戶可以隨時修改、刪除虛擬身份,關閉該功能,即用戶對該功能有開啟關閉的自主權。

       航旅縱橫還多次強調,當用戶本人開通虛擬身份時,會提示虛擬身份用於與他人互動。用戶需要自己填寫昵稱、頭像等虛擬信息,虛擬身份開通後,隻有用戶填寫的虛擬信息是對外可見的,而本人的真實信息其他人無法看到。

       9月23日,新京報記者下載航旅縱橫APP發現,當用戶點擊設置自己的頭像時,航旅縱橫會彈窗提示,是否要“建立虛擬飛行形象,與他人互動”,而建立虛擬形象後,用戶私信窗口即被默認打開。

       在方超強看來,APP在開啟私信功能上打瞭一個“擦邊球”,“從維護用戶體驗,保障用戶權益的角度來看,開通私信功能不應當以用戶不大會註意的方式設置開通,不應該默認勾選或者令用戶在進行其他操作的時候產生開通私信功能的後果。”

       新京報記者註意到,有網友評論稱“與他人互動”這句話太模糊瞭,“很多人隻是想設置個頭像就被打開瞭,還是用正經的授權形式比較合理”。

       非首次因社交引爭議 用戶:不需要社交

       事實上,航旅縱橫早在去年就曾因“選座社交”陷入隱私泄露爭議。

       2018年6月左右,航旅縱橫上線瞭“虛擬客艙”功能,通過這個功能,用戶可以查看同艙乘客的歷史飛行地點及頻率等信息,還可以與同客艙的乘客進行私聊。當時就有網友擔心,該功能存在隱私泄露隱患。

       新京報記者查閱資料發現,航旅縱橫在去年上線相關功能時,每一個用戶均擁有“個人主頁”,用戶的個人主頁會展示頭像、個人標簽、飛行熱力圖等信息,沒有選座的用戶甚至可以直接把座位選到感興趣的人旁邊。而可社交的發送私信功能也被設置為“默認打開”,由此引發瞭很大爭議。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航旅縱橫彼時對此致歉並回應稱,已將虛擬個人主頁設為默認關閉狀態,產品後續將會進一步改進。

       目前看來,航旅縱橫刪除瞭“個人主頁”,並將默認打開私信功能更改為瞭隻有“建立虛擬形象”後才能打開,但仍未放棄對社交功能的追求。新京報記者查閱航旅縱橫官方微信公眾號發現,其表示“虛擬客艙”功能設計的初衷,是因為聽到瞭大量用戶的呼聲,“為瞭幫助大傢開啟有溫度的飛行”。

       此前,航旅縱橫工作人員曾告訴新京報記者,虛擬客艙功能並不是要做社交,而是希望探索用戶在線模式下的服務創新可能。“個人主頁的標簽功能展示的不是個人的真實身份信息,均為頭像、昵稱、標簽等可編輯的信息,標簽由用戶自行添加。”

       新京報記者就飛機上可以發送私信的功能采訪多名有飛機出行需要的旅客發現,不少用戶對此並不持積極態度。

       在北京工作的金女士對記者表示,“我不會使用這個功能,航班隻不過是萍水相逢,旅途中短暫相遇數小時,沒有社交的必要,難得在飛機上安靜一會兒。而且通常除瞭鄰座,也根本不想去認識其他人。”

       重慶的李先生則認為,航班類APP本來就具備隱私屬性,不少明星還經常因為航班信息泄露遭到騷擾,很難想象有多少用戶需要航班場景的社交。

       9月23日,新京報記者通過微信對50名有飛機出行需求的用戶做瞭一個小調查,其中45名用戶表示在搭乘飛機時對其他旅客沒有社交需求,3名用戶表示有社交需求,有社交需求的理由包括方便和他人換座、結識新朋友等。此外,有1名用戶表示要“看情況,合得來的才有”,1名用戶表示“公務艙和商務艙才有”。

       網絡信息安全專傢闞志剛此前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目前越來越多的應用軟件增加瞭社交功能,從軟件設計和運營來說是為瞭增加用戶的黏性,初衷可能是好的,但隻考慮到好的社交方面,沒有考慮到泄露瞭一些用戶信息會給用戶帶來隱藏的安全隱患,應該雙面去理解。

       延展

       航旅縱橫註銷難:拍手持身份證照片

       引發爭議的航旅縱橫,在隱私規范上是否合規呢?

       9月23日,新京報記者下載航旅縱橫APP發現,在權限索取上,該APP收集用戶的位置與儲存信息,其中,收集用戶位置信息主要為提供接送機、位置導航等,並無越界索權現象。

       此外,在首次安裝航旅縱橫APP時,該APP采用彈窗方式向用戶明示提醒瞭隱私協議,記者查閱隱私協議發現,雖然航旅縱橫也有索取用戶信息並用於推送廣告等條款,但在用戶信息的安全保護上有明確承諾,在隱私規范性上較為完善。

       不過,航旅縱橫在註銷上顯得較為“麻煩”。記者發現,若想要註銷自己的航旅縱橫賬戶,必須拍攝手持身份證的照片。對此,微博網友質疑這樣會再次泄露自己的身份信息。

       目前,《電子商務法》明確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必須明示用戶註銷的方式,而且不得在註銷時設置不合理的條件。但對於哪類條件屬於“不合理”,目前尚存爭議。

       有關註隱私方面的安全專傢對新京報記者表示,APP不得為用戶設置過於苛刻的註銷條件,但如果註銷條件過於便捷,反而會給“羊毛黨”等黑產帶來便利,“例如為領取新用戶優惠而註冊,註銷後再次註冊重復領取優惠,以及惡意註銷他人賬戶等,所以在註銷上如何分辨何種條件屬於合理還要依據具體情況就事論事。”

       起底航旅縱橫:央企聯合航空公司成立

       工商信息顯示,航旅縱橫的產品開發方為中航信移動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為中國民航信息網絡股份有限公司全資控股。

       航旅縱橫官網顯示,中國民航信息網絡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航信”)是國資委旗下唯一專業提供信息服務的中央企業,由中國民航計算機信息中心聯合所有國內航空公司發起成立,是中國國內所有主流航空公司(國航、東航、南航等)、機場、機票代理的核心系統提供商。到2011年8月,中國航信下屬39傢國內外分、子公司及9傢聯營公司,服務的客戶包括近30傢國內航空公司(國航、東航、南航等)以及近200傢地區及海外航空公司,國內169傢機場以及近7000傢機票代理人,服務范圍覆蓋到300個國內城市、80個國際城市。

       航旅縱橫是中航信推出的第一款基於出行的移動服務產品,能夠為旅客提供從出行準備到抵達目的地全流程的完整信息服務,通過手機解決民航出行的一切問題。

       2001年2月,中航信在香港聯交所上市。中航信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該公司今年上半年獲得38.44億元人民幣總收入,同比增長9.16%;稅後盈利14.229億元人民幣,同比上升5.6%。中航信的收入主要來源包括航空信息技術服務、結算及清算服務、系統集成服務、數據網絡服務和其他收入。

       在中航信2018年年報中,也提到瞭航旅縱橫:“自主研發的航旅縱橫手機應用,用戶數穩步增長,與上海浦東、長沙等多傢機場開展機場專區合作,並打造多款機場應用創新產品,提升瞭對旅客、商營航空公司及機場的服務水準”。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航旅縱橫陷隱私爭議 記者開啟虛擬形象即可收私信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