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非洲一國告急,大批解放軍緊急待命,美英法都沉默瞭

     據俄衛星通訊社9月18日報道,南蘇丹一直動亂不斷。原本南蘇丹是蘇丹的一部分,但是因為雙方理念不同,一直發生矛盾,最終南蘇丹在2011年之後獨立。各界都認為從此南蘇丹,能夠走上和平的道路,但實際上這此時大規模動亂的開始。獨立後不久南蘇丹就發生瞭內戰,因為種族矛盾加上石油利益分配不均,該地區發生瞭大規模的戰爭,並發生瞭種族屠殺,大量民眾不得不逃亡國外,成為難民。2018年12月份,南蘇丹北部地區發生動亂,有125名女性遭到持槍暴徒性侵害。類似的事件,還在不斷的發生,其形勢已經告急。

  17日,第十批赴南蘇丹執行維和任務的第一梯隊163名官兵荷槍實彈從南苑機場出發,前往南蘇丹執行維和任務,並且還有第二批人員集結待命,將在25日出發。南蘇丹的動亂嚴重影響瞭當地民眾的生產生活,戰爭留下瞭大量的地雷,爆炸破壞瞭當地的道路和橋梁。中方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承擔瞭大量的維和任務,此次參加維和行動的人員主要是工兵和醫務人員。他們將負責對當地的道路橋梁等建築進行維修,同時醫療人員也給當地居民看病,解決他們的醫療難題。並且這些人也攜帶有武器裝備,可以在危險時刻守護維和部隊營地的安全。

  南蘇丹處在非洲東北部,是一個內陸國傢,與埃塞俄比亞、肯尼亞等國接壤。該國多山地和丘陵。其整體的地形比較平坦開闊,擁有大量的濕地和草原。其靠近埃塞俄比亞方向有博馬自然公園,靠近剛果金有非洲最大的是濕地公園——蘇德濕地公園。另外該國有非常豐富的自然資源,特別是石油資源非常的豐富,其產油量在全球占有一定的比例。中方是其石油的主要買傢,80%的石油出口到亞洲國傢。該地區地理位置重要,自然資源豐富,西方國傢將其視為一塊肥肉,一直希望能夠控制這個國傢。

  分析人士稱,隨著東方大國的介入和保護,當地的經濟和生態發展良好,這樣的局面,美英法全都陷入沉默。中方向當地派出瞭大量的維和人員,這些人給當地不少人解決瞭醫療和教育問題。並且中方還引入資金,給當地很多的投資,讓不少人有瞭正式的工作,生活條件逐步改善。如果不是有軍事團體矛盾沒有解決,暴亂時有發生,當地將會迎來一個快速發展的時期。相信隨著更多的中方維和人員到當地執行任務,更多的資金和企業來到這裡進行投資,這個國傢將會逐漸擺脫貧困,走向和平。

  “日本將為非洲財政情況惡化的國傢派遣債務管理專傢。”

  在日本橫濱市召開的第七屆東京非洲發展國際會議(TICAD VI)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演講中的承諾,開創瞭歷史性的先例。此外,日本承諾未來3年將向非洲提供超過200億美元的民間投資和80億美元的政府類貸款。

  暫且不討論日本未來三年如何落實巨額民間投資。2016年日本在肯尼亞召開的東京非洲發展國際會議提出政府和私營企業將在未來三年內對非投資300億美元的計劃,如今落實的情況仍待觀察。

  長期以來,通過精準的經貿往來獲取非洲的自然資源與市場潛力,是日本對非洲大陸的主要戰略目標之一。依靠私營部門從事經濟開發,是日本自1991年首屆東京非洲發展會議就已經形成的對非經貿合作的政策方針之一。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派出專傢執行對非援助的機制,如今有瞭新變化。

  派遣債務管理專傢:日本的長遠打算意味深長

  日本向非洲國傢派遣專傢參與當地政策制定已有多年的佈局,特別體現在精細化的調研工作。

  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和青年協力隊在非洲常年從事大量的田野調查,已經形成瞭數量可觀的一手資料,為日本政府和企業做出決策奠定瞭紮實的基礎。

  筆者在一些非洲國傢工作時發現,日本的財政專傢會通過日本國際協力機構或其他合作機制的支援項目,在一些非洲國傢的政府的財政部門擔任顧問咨詢,為當地政策制定提供支持。此次日非峰會提出派遣債務管理專傢,似乎水到渠成。

  當前,一些非洲國傢經濟下行壓力增大,部分國傢甚至面臨債務攀升和還款壓力增大的風險。然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30日對部分非洲國傢陷入“資不抵債”狀態表示“擔憂”,並在涉及債務問題的演講中提及中國,凸顯日本提供的資金註重債務可持續和透明性,顯然是意有所指。對此,一些與會非洲領導人並不認可安倍的觀點。

  據路透社30日報道,非洲開發銀行行長阿德希納強調,中國並未試圖把非洲拉入“債務陷阱”中。此前,非洲開發銀行行長在多個場合回擊瞭對中非合作的一系列抹黑。在此次日非峰會上,他再次表示,中國與其他國傢均向非洲提供瞭重要投資,填補在重要基建項目的資金缺口。阿德希納呼籲日中不要互相競爭,而應扮演互補的角色。

  誠然,日本深知在融資體量方面很難與中國競爭。但在一些具體領域,日本力求精準佈局。比如日本融資並由日本企業承建的東非最大港口,肯尼亞蒙巴薩港二號集裝箱碼頭的第二階段工程建設。

  2015年2月,日本與肯尼亞兩國政府簽署一項247億肯先令貸款(約2.7億美元)的貸款協議,這是日本與肯尼亞1963年建交以來,對肯尼亞提供的最大一筆單項貸款。日本政府共承諾向該項目融資500億肯先令(約5.46億美元)。此外,日本在東非國傢如肯尼亞等積極參與地熱能源開發。

  2012年,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與肯尼亞發電公司簽署295億日元的貸款協議開發肯尼亞地熱能源。這也是日本國際協力機構利用氣候變化日本貸款(Climate Change Japanese Loan)首次為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傢項目提供貸款。

  在一些非洲國傢面臨債務困境時,日本另辟蹊徑,一方面加大對非洲在政府開發援助(ODA)的支持,鼓勵民間投資,另一方面派遣債務管理專傢進行深層次佈局,參與當地國傢發展戰略的研究和規劃,目的在於對急需外部資金進行基礎設施建設和產能合作的非洲國傢與產業界產生影響力。

  此外,日本通過東京非洲發展國際會議的機制,在援非問題上加強與聯合國等多邊機構的合作。同時,邀請亞洲和歐美國傢,以及非政府組織參加。不僅便於日本在對非洲援助和融資支持等方面爭取到各方的支持與協同,還能在一定程度上搭上其他國傢對非合作的“順風車”。

  加大對非佈局:獲取資源與市場,謀求政治大國地位

  第七屆東京非洲發展國際會議是進入令和時代的首屆日非峰會。

  峰會召開前,日本政府同日本最大經濟團體“經團連”、經濟同友會、中小企業相關人士等組成官民協議會,研究相關政策,希望通過外交來營造民間投資的環境,進而促進提升針對非洲的外交能力。核心議題是通過經濟合作,為日本獲取資源保障和潛在市場,同時謀求通過“入常”等獲得政治大國地位。

  通過精準佈局,礦業與油氣開發和出口汽車成為日非經貿活動的核心。然而近年來,受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和國際金融市場震蕩等影響,一些非洲國傢發展上遇到一些困難。極端恐怖主義、極端氣候、出口疲軟以及埃博拉疫情等,都給域外國傢開展對非經貿合作帶來挑戰,日非貿易也受到波及。

  數據顯示,日非貿易額從2001年的88億美元猛增到2008年的345億美元的高位後,在2017年回落到165億美元。雖然2018年有所回升,重新達到200億美元以上,但貿易可持續的基礎仍顯薄弱。

  為此,日本政府意圖通過“官民一體”加大政策支持,通過開發性援助和融資貸款等,鼓勵日本企業對非投資,特別是鞏固日本對非洲支點國傢的影響。

  投資數據顯示,日本對非累計直接投資在近年來的增速可觀,從2007年的39億美元增加到2016年的100億美元左右,每年新增對非投資1000項。日本在非洲經營的公司從2010年的520傢增長到2017年的796傢。其中南非、埃及、尼日利亞和莫桑比克等經濟發達或礦產資源豐富的國傢成為日本的主要投資目的地,占據瞭日本對非投資的主要份額。

  然而,對於日本在非洲極為不平衡的投資分佈,一些非洲國傢頗有意見。雖然日本多次聲稱“日本政府要向非洲各國宣揚日本對非支援是高品質的、不以資源掠奪為目標的支援”,但是礦業和油氣資源仍是日本在非投資最多的兩大領域。

  

  日本企業三菱商事在莫桑比克投資多年的煉鋁廠,如今已經發展為莫桑比克國內最大產業之一。在2016年肯尼亞峰會上,安倍晉三宣佈向天然氣富國莫桑比克提供5.7億美元貸款用於天然氣開發,引發高度關註。此外,日本還在非洲投資煤礦、油氣田、港口和鐵路等項目,比如本屆峰會宣言中強調加快莫桑比克納卡拉走廊建設,就包括日本企業參與的港口和煤炭建設。

  貿易方面,汽車是日本過去十年間對非出口的主要產品。

  在非洲,日本最為直接的存在感來自於街頭遍佈著豐田和尼桑等日系車輛,店鋪裡售賣的日系電子產品,日本在一些支點國傢如肯尼亞等出資支持的基建項目,鄉村裡的一些水井計劃,以及報紙上不時出現的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招募當地工作人員或志願者的廣告。

  同時,本土化也是近年來日本企業在非洲經營的重點。比如本田在尼日利亞和肯尼亞設立摩托車組裝廠。松下公司在肯尼亞內羅畢開設瞭其東非區域第一傢消費者互動中心,以此增強品牌可見性和消費者忠誠度。筆者在非洲多國常駐期間,著實體會到豐田和日產等在非洲50多個國傢佈局經營完整的生產、銷售和服務網絡。

  當日本近年來通過加強非洲“主事權”和“夥伴關系”的概念,塑造自身“非西方捐助者”的形象,成功提升對非影響力時,應當更好地以平等和互惠互利的方式,幫助非洲實現持久和平與自主可持續發展,而不是將非洲用作遏制他國發展或夾帶地緣政治“私貨”的舞臺。畢竟在2016年在非洲召開的東京非洲發展國際會議上,與會非洲國傢已經明確反對將論壇政治化。在今年的會議上,一些與會國的領導人也對日本借債務問題暗指中國的言論頗為不滿。【文/ 沈詩偉】

   在日本橫濱市召開的第七屆東京非洲發展國際會議8月30日閉幕,會議通過瞭旨在加強日非合作的《橫濱宣言》。宣言首次公開提及日本所主張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構想,同時流露出針對中國的競爭意識,但日本政府人士也表示,日中在非洲的影響力差距正在擴大,日本難以扭轉這一趨勢。

  據日本共同社8月30日報道,《橫濱宣言》提出,日本將通過更具有財政可持續性的“高質量基礎設施”投資,對非洲各國的發展做出貢獻,強調瞭日非在經濟戰略上深化合作的重要性。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演講中承諾未來3年將向非洲提供超過200億美元的民間投資,並為非洲財政情況惡化的國傢派遣債務管理專傢。

  宣言還首次寫明日本提倡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構想,強調基於規則維護海洋秩序,稱為實現非洲可持續發展,有必要促進從依賴石油等資源的經濟結構實現轉變、改善商務環境以方便投資。《日本經濟新聞》認為,《橫濱宣言》寫入“印太構想”,一方面說明日本意識到由中國發起的“一帶一路”倡議的影響力,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非洲國傢不要過度向中國傾斜。此外,宣言確認瞭促進包括安理會在內的聯合國組織改革的決心。

  安倍30日還對部分非洲國傢陷入“資不抵債”狀態表示“擔憂”。他聲稱:“中國對非洲的援助是積極的,同時在非洲開發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不過在進行援助時,必須避免被援助國陷入過重的債務負擔。能夠進行可持續發展尤為重要,因此必須提升援助的開放性、透明性以及債務可持續性。”

  針對安倍晉三有關“債務陷阱”的表態,日本時事通訊社認為,“中國通過巨額資金幫助發展中國傢,影響力不斷增強。日本有意展現出與中國的差異。”日本富士電視臺則稱,“安倍首相提及中國對非洲援助所引起的‘債務陷阱’是為瞭牽制中國。”

  不過,與會非洲領導人並不認可安倍的觀點。據路透社30日報道,非洲開發銀行行長阿德希納強調,中國並未試圖把非洲拉入“債務陷阱”中。他表示,中國與其他國傢均向非洲提供瞭重要投資,填補在重要基建項目的資金缺口。阿德希納呼籲日中不要互相競爭,而應扮演互補的角色。

  《日本經濟新聞》稱,日本政府正積極促成對非戰略的重心從援助轉向投資,為日本民間投資擴大在非洲的市場占有率創造條件。而日本想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非洲各國的支持不可或缺。不過,共同社援引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的話稱,與日本相比,中國在非洲的存在感是碾壓式的。“我們(日本)很在意中國,但對方的視野裡沒有日本。把中國視為競爭對手似乎不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非洲一國告急,大批解放軍緊急待命,美英法都沉默瞭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