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妻子阻止丈夫酒駕後被砸手機 3天後妻子屍陳河面

       最近,

       一則“緊急尋求好心人幫忙”的網帖

       刷屏揚州人的朋友圈。

       網帖大意是,4日晚,揚州天下小區西華苑北面的平山堂西路與紅馬甲路交叉路口,一位年輕妻子在阻止老公酒後開車的過程中,男子暴怒,當場摔碎女子手機。兩人先後走到附近河邊,進入監控盲區。隨後,女子落水死亡,到現在仍然死因不明,傢人傷心欲絕,想尋求當晚路過此地的目擊者,還原事件真相。該事件真實情況到底如何,現場到底發生瞭什麼,女子具體死因又是什麼?記者進行瞭采訪。

       

       實地探訪:本來高高興興到姐姐傢聚餐,不想殞命傢門口小河

       就網帖中反映的4日晚年輕女子落水死亡事件,記者向落水處所屬的揚州市邗江區警方求證。警方表示,當晚接到這一警情後,立即著手打撈,於3天後發現屍體。

       記者趕到揚州天下小區西華苑北面的平山堂西路與紅馬甲路交叉路口,當地居民介紹,當天晚上,小夫妻倆吵得比較厲害,不知道發生瞭什麼矛盾,好像和喝酒開車有關。一位熱心居民領著記者來到女子落水處,記者發現,這是位於平山堂西路邊的一條狹長河道,名叫沿山河。沿山河和平山堂西路之間有綠化帶,河面距離地面高度大約2米左右,河面寬度約7、8米,當地人稱河水比較深,有一定流速,水情比較復雜。

       

       “太可惜瞭,聽說才30歲左右,兩個孩子,小的才一兩歲。”揚州天下小區二期一位周姓保安師傅告訴記者,死者的姐姐住在這個小區,晚上本來高高興興地到姐姐傢聚餐吃晚飯的,不知道什麼原因夫妻倆吵瞭起來,老公把老婆的手機給摔瞭,就在小區門口的人行道上摔的。後來兩個人一起走瞭,再後來有人報警,女的落水瞭。消防和公安都來瞭,一直打撈到凌晨3點多都沒有撈上來,3天後屍體在很遠的河面上浮瞭上來,“本來吃飯的,竟然在傢門口的小河裡把命給送掉瞭,可惜!”

       還原現場:女婿酒駕後想再次酒駕,被阻止後承想打車離開

       今年55歲的死者父親吳宏標一臉疲憊,聲音嘶啞,痛失愛女後經常徹夜難眠,身體和精神狀態很不好。老吳告訴記者,他很想知道小女兒的具體死因。

       記者瞭解到,老吳有兩個女兒,大女兒隨母親姓楊,小女兒婷婷隨自己姓吳,“小女兒今年30歲,女婿31歲。我傢是高郵菱塘的,女婿傢在高郵天山,是隔壁鄉鎮。”

       

       “出事那天,夫妻倆回高郵天山老傢,因為約好瞭晚上去姐姐傢吃晚飯,女婿說好瞭要開車回揚州。中午的時候,女兒卻發現丈夫在飯店和朋友喝酒,便關照他喝酒後不要開車,乘車回來。當時丈夫答應一定不開車,女兒就先回揚州瞭。可晚上在大女兒傢,婷婷卻發現丈夫開車回來瞭,渾身酒氣。”吳宏標對記者說,當時自己的親傢公和親傢母都在場,因為喝酒開車的事情,兩人發生瞭不愉快,但考慮到丈夫的面子,婷婷說話還是輕聲細語的。後來小胡要下樓,女兒怕他不高興,更怕他再次開車,便追瞭下去。到瞭樓下,正好外出買菜的大女婿回來瞭,也聞到瞭小胡身上的酒氣,見他鉆進汽車要開,便和婷婷一起攔著車不讓他開。

       “小胡見沒法開車,下瞭車後就朝小區大門口跑。”吳宏標說,婷婷又追瞭上去,在小區門口發生爭吵,小胡當場摔瞭婷婷的手機。之後婷婷向小區遠處走去,小胡想打車離開現場,附近居民提醒他:“你們鬧矛盾,你還摔瞭她的手機,趕緊去找她呀,別出什麼事情,他這才沒離開。”後來兩人走到沿山河邊,出事後,有人報瞭警。

       

       死者傢人:“酒”是造成悲劇的導火線,這次是酒駕,過去是酒後傢暴

       “這麼長時間過去瞭,女婿一傢人態度消極。這些天,小胡隻和我接觸瞭一次,來道歉的,不提喝酒的事,也不說對不起老婆,他說當時想救她的,沒有救上來。”吳宏標告訴記者,當天晚上,女兒在沿山河落水,3天後屍體浮出水面,已經出現在相隔2000米左右的新城河。附近沒有什麼有效監控設施,所以對於女兒到底是怎麼落水的,落水前有什麼細節,自己一概不知。

       “我們鄉鎮熟悉我們傢的人,都說我傢小女兒是個才女。老大隻讀瞭中專,老二念到研究生,學的是機械工程自動化,名牌大學畢業的。”據老吳介紹,小女兒畢業後自主創業,開瞭一傢屬於自己的公司,效益不錯,他們傢都為她感到自豪。

       女兒女婿住在揚州美琪小區,女婿也經營一傢企業。夫妻倆平時關系還不錯,女婿小胡喜歡喝酒,對於酒,不僅是女兒本人,就連他們老夫妻倆都有切膚之痛。“不喝酒還好,喝瞭酒,特別是喝瞭不少酒之後,就像變瞭個人似的。酒後動手打人,搞傢暴,是傢常便飯。”老吳說,結婚5年,動手打人最少10次,打得鼻青臉腫的或者打出血是經常現象。女兒被打沒有報警,總覺得傢醜不外揚,顧及丈夫的面子和年幼孩子的感受。

       

       “很長時間,女兒被小胡暴打,我和她媽媽並不知道,大女兒也不知道。因為孩子孝順,不告訴我們,怕我們擔心、傷心。有時候傷沒好,被我們看見,就撒謊說不小心跌傷的或者撞傷的。後來有一次,被打得特別厲害,正好跟姐姐在一起,沒忍住,哭著告訴瞭姐姐。她姐姐告訴我們,我們才知道的。”

       這不是個小事,吳師傅夫妻倆找到小胡,小胡當場承諾,這是最後一次,今後看他的表現,今後永不喝酒,永不動手打人。小胡的爸爸媽媽也來打招呼,說要教訓兒子,原諒兒子這一回。話說到這個份上,吳師傅夫婦也就到此為止瞭。

       老夫妻倆做夢沒有想到,女兒被打遠遠沒有結束。去年7月份,女兒又一次被打,打得特別厲害,“我讓她離婚,她不肯,她顧及名聲,當然更舍不得兩個孩子,大的5歲,小的才1歲。我讓小胡寫份保證書,保證今後再也不動手,他當場寫下瞭保證書。”吳宏標回憶說。

       

       “這次他不酒後開車回揚州,就不會發生這個悲劇。可以說,這是悲劇發生的導火線。”吳宏標這樣認為。婷婷的姐姐楊女士也對記者說,在他們傢,當時看到喝酒開車後的丈夫,妹妹責問他為什麼這麼做,說的好好的,喝酒後不開車,怎麼剛說的就忘瞭呢?喝酒開車多危險,出瞭事對傢庭、對孩子怎麼交代,還怎麼負起傢庭的責任?面對女兒的責問,他也沒有什麼話。

       “妹妹尋短見,是感到絕望瞭,對今後的生活感到沒有指望瞭。”楊女士說,因為之前她被酒傷透瞭心,每次小胡酒後動手打人,她都忍著,忍得太多太久瞭。出事後,屬地揚州市邗江公安分局念四橋派出所民警很快趕到,當著警察的面,小胡承認瞭自己的酒駕行為。

       當地警方:具體死因正在調查,尋短見的可能性最大

       根據吳宏標提供的其女婿小胡的手機號,記者多次撥打,手機處於接通狀態,但都沒有人接聽。記者又給對方發去短信說明情況,請他接電話講講當時的狀況,也沒有得到回復。

       記者在寫於2018年7月18日的“承諾書”中看到,小胡言辭誠懇,承認自己“多次無故對老婆實施暴力,使老婆的身體和心理受到極大傷害”。小胡簽名承諾,如果再有傷害老婆的事情發生,將無條件滿足妻子提出的所有要求,同時賠償她120萬元。       

       揚州市邗江公安分局相關人士表示,對於這一案件,警方正在調查,刑警也已經介入。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悲劇發生,因為現場沒有有效監控,又處於光線較暗的晚間,目前無法給出明確結論。是不小心溺水身亡,是跳河尋短見自殺,還是人為造成,一切都要靠嚴謹的調查,靠紮實的證據鏈說話。目前綜合種種情況分析,尋短見的可能性最大。在明確結論給出之前,警方暫不接受采訪。

       對於胡某喝酒開車的情況,警方表示,根據調查,胡某當天中午在高郵喝瞭酒,下午休息過一段時間,傍晚將車開到瞭揚州。到楊某傢和妻子吳某發生爭執後,胡某下樓,上車後已經將車發動,後吳某攔在車前不讓開,胡某這才將車熄火。   

       ***晉中9月17日電 記者17日從山西省晉中市公安局城區分局獲悉,一男子謝某持刀殺妻後,潛逃18年,今年年初患病住進晉中市榆次區人民醫院治療時,被公安城區分局民警識破,終於落網。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妻子阻止丈夫酒駕後被砸手機 3天後妻子屍陳河面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