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雍正王朝:太子跟九阿哥同樣牽扯到刑部冤案,為何結局大不相同?

  在《雍正王朝》中,太子胤第一次被廢跟牽扯進刑部冤案關系很大,但一個冤案的誕生並不是一方原因。有受賄的必然有行賄的,而且兩者都有罪,更重要的是刑部不同於其他部門,行賄的一方還擔著其他罪名。

  在刑部冤案一事上,犯罪方是老九胤的門人任伯安弟弟任季安和劉八女,受賄方是刑部官員。因為刑部歸太子胤管,所以等於老九胤和太子胤都牽扯瞭進去,但是為什麼最終的結局卻是太子胤深陷其中,而老九胤卻全身而退呢?

  楊角風談雍正王朝第207期:雍正王朝:太子跟九阿哥同樣牽扯到刑部冤案,為何結局大不相同?

  之前我們也講過,刑部冤案一事是突發事件,如果過度解讀的話,也可以理解成老八胤一開始就策劃好的。畢竟江夏鎮的阿蘭能找到老十三胤祥的府上,必然是有高人指點,不然她怎麼知道當初夜宿江夏鎮的是四阿哥和十三阿哥?

  我們按正常的劇情分析,康熙帝一時正義感爆棚,腦門發熱勇闖法場,救下瞭張五哥。

  救一個人很容易,但是要查清楚背後的事情就比較難瞭,所以在禦前會議上,康熙帝跟上書房大臣們有一番辯論。康熙帝為瞭證明自己不會“投鼠忌器”,也不會讓這件事不瞭瞭之,從而留下一句狠話:

  “這一次,朕決心已定,無論查到誰,也不管他是鼠還是器,都要依法處治!”

  其實康熙帝冷靜下來後,已經意識到瞭查到底會是什麼後果,但是帝王的尊嚴又由不得他不查。尤其是上書房大臣佟國維直接就提出來瞭,這件事將會不瞭瞭之,康熙帝表態還是要表的。

  表完態就得定查案之人,實際上鄔思道給老四胤分析的時候就提到瞭,康熙帝不會不知道查刑部冤案的後果:

  “倘若皇上想保太子,就會命太子自己去清理刑部!”

  但是鄔思道隻猜對瞭一半,他沒猜到佟國維會在禦前會議上懟康熙帝,太子固然重要,但是皇上的面子更重要。

  所以,面子是爭回來瞭,案子也必然不讓太子胤自己去查,而是采取曲線救國,讓老四胤去查,以老四胤的大局為重,自然能解皇上之憂。

  但是康熙帝也低估瞭老四胤的野心,得聖意當“孤臣”固然重要,但是如果結局是離皇位更遠,這不是老四胤想要的結局。

  一番折騰之後,康熙帝最終不得不選擇瞭老八胤審理此案,為瞭以防萬一,給他配瞭一個老十三胤祥當副審。

  那麼回到我們的問題,刑部冤案一事上,太子胤到底做錯瞭什麼,為什麼他栽瞭進去,而同樣牽扯到案件的老九胤,卻全身而退?

  在這件事上,太子胤跟九阿哥比,差得不是一點半點,至少他犯瞭如下幾個錯誤:

  1、尋找靠山:

  一個人的力量總是有限,牽扯到這種事件中,又是皇上欽點的案件,自然不能掉以輕心。老九胤自不必說,他的靠山就是老八胤,他能做的就是尋求八哥的幫助。

  老八胤也正有扳倒太子胤的野心,嘴上說著自己平平穩穩當個富翁多好,手上卻一刻都沒停撕毀跟任伯安、任季安、劉八女的一切信件。

  老九胤開始嘴上說著絕不連累八哥,但老八胤真的要不管時,他突然就跪倒在地,罵自己不是人,求八哥救自己。

  反觀太子胤,他的幫手是誰?

  老四胤已經告病在傢,而老十三胤祥是副審,他不去找老十三胤祥,反而去找瞭老八胤,說著:

  “聽說任季安還有劉八女是九弟的門人,如果查狠瞭,九弟也脫不瞭幹系。”

  老八胤馬上裝作驚訝的樣子,還望太子明示,就這樣,傻瓜太子胤,還沒開戰就把自己的戰略、戰術全盤托出。希望八弟高抬貴手,以不傷害九弟為條件,刑部冤案一事別深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豈不知,你越讓老八胤做什麼,他就越不會做什麼,知道瞭你的底牌,你怎麼打贏對方?

  在找幫手這件事上,太子胤犯瞭大錯,他過早地暴露瞭自己的弱點給對方,成瞭透明人。實際上,太子胤最該去找的是皇上,隻有皇上才是他的靠山啊,一進門就像老九胤那樣,直接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康熙帝希望看到的是太子胤有所悔改,犯錯不可怕,怕的是死不認錯。

  2、丟車保帥:

  刑部案件一發,太子胤也是急忙找到刑部那幾個官員,發瞭一通火,最後說一句:

  “這下你們把我弄慘瞭,什麼錢不好弄啊,偏偏弄這幾個人命錢,現在好瞭通瞭天瞭,咱們一塊玩兒完。”

  太子胤到瞭這個時候,想到的還是跟這幾個刑部官員綁在一起,說著“一塊玩兒完”的話。官員們也傻,此時該表態這事跟太子沒關系才對,太子能脫離出來,才能倒出手來救他們啊。結果他們還講著做這事的目的是給太子弄點錢來,氣得太子胤大罵,讓他們滾。

  反觀老九胤,刑部冤案一爆發,立馬跟任伯安、任季安、劉八女割裂。先是毀掉瞭所有往來書信,其次又騙瞭任季安和劉八女,讓他們跟自己做切割。

  老八胤審案時,在大堂上,老九胤就表明自己事先沒有跟刑部官員有任何來往,而且絕不姑息犯罪之人。本來是老九受到瞭牽連,結果一下子變成瞭刑部官員百般狡辯誣陷於皇子瞭。

  隨後在刑部大牢裡,老八胤又帶著筆錄員審任季安和劉八女,這倆人是聰明的,不牽扯到老九胤,所以老八胤問任季安:

  “你奸殺寡婦的事,你哥哥知道不知道?九爺知道不知道?”

  任季安按照排練好的臺詞回答一人做事一人當,任伯安和九爺並不知道。等於是承認瞭奸殺的事實,也把任伯安和老九胤給摘瞭出去,做瞭切割。

  劉八女這裡一樣,讓張五哥頂罪之事,老九胤是一概不知的。

  供訴完,倆人還高高興興畫瞭押,這可是有法律效應的哦,等於是刑部冤案一事,不管是審案,還是之前的事情,老九胤是正大光明的,是一概不知的。

  3、毫無章法:

  老八胤一夥全身心地投入到案件的審理之中,做好瞭策劃和謀略,而太子胤這邊,卻是毫無章法,任其自由發展。

  尤其是對待劉八女和任季安身上,沒有過早的安排,導致在審案時問為什麼不捉拿嫌犯,刑部官員支支吾吾,說著:

  “其中有些牽礙,刑部不好擅自拿人。”

  但凡太子有點危機感,應該馬上捉拿任季安和劉八女,拿下他們跟老九胤之間的往來證據。以此要挾老八胤,讓他在審案的時候首鼠兩端,打斷骨頭連著筋。

  結果錯失良機,被老八胤一夥周密策劃,巧妙地消除瞭一切對自己不利的證據。

  如果沒有拿下任季安和劉八女也不至於一敗塗地,關鍵是對肖國興這種人的瞭解不夠深入,被人傢鉆瞭空子,抓到弱點,一舉拿下。

  老八胤跟肖國興的對話,相當高明,先是趕走瞭所有隨行人員,包括筆錄員,給肖國興的感覺就是兩個人秘密對話。並且直接給肖國興落座,肖國興以自己是戴罪之人不能坐,老八胤一句話就先給瞭他希望:

  “有罪,免瞭不就沒罪瞭嗎?”

  然後就是跟當初老四胤見鄔思道一樣的套路,說出他是康熙二十一年的進士,肯定瞭他的才能,並說瞭一句: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過能改,善莫大焉。”

  給他指瞭明路,隻要改瞭,就沒事啦,也不辜負這三十年仕途,並打著皇上的意思來誆肖國興,告訴他隻是受人指使,身不由己……

  就這樣,老九胤成瞭大事化小,小事化瞭,他沒事瞭,全身而退。而太子胤,本來是小事,本來自己不知情,結果無事變有事,小事變大事,本身是刑部自發的行為,現在成瞭受太子指使瞭。

  這場戰鬥太子胤本不應該輸這麼慘,雖然怪罪老八胤,實際上跟老四胤的退出有很大關系,最起碼不會誣陷太子。

  如果不是康熙帝還算聖明,知道後面派圖裡琛再去調查,也知道瞭老八胤是“其心可誅”。

  同時,康熙帝也明白,太子胤太弱瞭,就這手段怎麼跟自己的兄弟們鬥?後面有瞭廢太子的想法,我想,跟這個原因也是分不開的……

  我叫楊角風,換種視角解析《雍正王朝》,原創作品,不喜勿噴!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雍正王朝:太子跟九阿哥同樣牽扯到刑部冤案,為何結局大不相同?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