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李嘉誠為何總是被“誤解”?真的是誤會這麼簡單嗎?

     李嘉誠,這是一個極具代表性和象征性的“符號”。

  對香港人來說,這個名字意味著什麼?一個非常形象的說法是:香港人從一出生,到離開人世,都離不開李嘉誠傢族的產品。大到住的房子,小到要喝的一瓶礦泉水,以及供香港人消費的各種商場。

  李嘉誠,被稱為“李半城”是有道理的。

  也正因為此,在關乎香港發展的焦點事件上,“李半城”的表態每每都受到異乎尋常的關註。而幾乎每次表態後,“李半城”還得繼續做一番解釋,因為他的表態“總是被誤解”。

  李嘉誠為何總是被“誤解”?他真的被誤解瞭麼?

  1

  李嘉誠最近一次表態,是在9月8日。

  當時,他在香港慈山寺接受媒體采訪,就香港近期事態表示:年輕人應該體諒大局,政府也應該對“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雖然法律與人情有沖突,但任何事,在政治問題都要兩方面,大傢能為對方想一想,好多大事能夠化為小事。

  此言一出,各方評論奔騰而來。

  很多人自然地發問,李嘉誠口中的“未來主人翁”是指誰?那些打砸立法會、塗污國徽、侮辱國旗,動不動就癱瘓機場、公路與警察暴力對抗的暴徒,能算是未來主人翁嗎?如果他們是香港未來主人翁,香港還有前途嗎?

  所謂“網開一面”“大事化小”這些詞匯下面,是否隱藏著對這些暴徒既往不咎的意思呢?

  違法犯罪,卻不去懲治,能寄希望於這些暴徒自己良心發現、改邪歸正?如果真這麼好,那全世界的警察和司法機構都可以洗洗睡瞭。

  在“網開一面”的言論遭到外界猛批後,9月13日,李嘉誠通過旗下基金會發表瞭一份聲明,稱自己在慈山寺的言論被曲解,十分遺憾。聲明還稱,“多年已習慣瞭那些莫須有的指責”……但最為重要的是“寬容不等於縱容,不等於無視法律程序”……

  此前一次李嘉誠就香港局勢發聲,同樣充滿爭議。一句“黃臺之瓜,何堪再摘”,一句“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兩個不同的版本,有選擇性地刊登在不同的港媒之上,之前補壹刀曾經發文分析過此中的玄機與引發的爭議。

  在“摘瓜論”和“因果論”刊登後,“李半城”也發瞭一個聲明,解釋為什麼要刊登兩個不同的廣告,聲明表示:目前香港形勢復雜,難以用單一語言或溝通方法響應,“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之說法”。

  回想4年前的9月12日,一篇《別讓李嘉誠跑瞭》的文章在內地和香港引起巨大關註。文章批評李嘉誠旗下長和系撤走中國資產,是“失守道義”的行為。該文對李嘉誠撤資行為進行瞭嚴厲批評。

  據當時有媒體做出的不完全統計,李嘉誠在海外的投資總額已超過瞭3000億元人民幣,而這些資金絕大部分是拋售瞭在中國的資產項目換來的。

  而對於那篇文章,李超人回應道:“商業的歸商業,政治的歸政治。”

  這些表態,以及隨後的解釋聲明,不但沒有化解大傢的質疑,反而引發更大的想象空間。這是李嘉誠故意追求的效果嗎?還是他說話的風格歷來如此?

  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就需要對李嘉誠做更深入的瞭解。

  2

  2003年4月1日,“哥哥”張國榮留下“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如此”的遺書,從中環東方文華酒店24樓一躍而下。

  香港社會為突如其來的噩耗震驚,一時無法接受,沒成想,這僅僅是2003年流年不利的一個開始:“非典”、23條立法危機以及樓價暴跌,這“三重危機”不但在那一年,也給後來香港社會的一系列問題埋下瞭伏筆。

  在“三重危機”中,誕生瞭一個詞與一群人——“負資產者”。

  時間需要往前推到1995年,當時英資房地產商拋售香港房產,許多本地房產商接盤,市場上莫名盛傳起中央政府回歸後不管多高的盤都會接,不買樓是傻子的流言,大批中產扛著貸款沖進房市。

  香港回歸後,這種靠流言和投機吹起來的泡沫逐漸破裂,至2003年達到最低谷,樓價較1997年的高位下跌近70%。當初借瞭貸款買房的那些人,因為房價驟跌,無法清償貸款,還欠下銀行一屁股債,這就是所謂的“負資產”。

  到2003年6月時,整個香港的住宅負資產宗數達到瞭歷史最高的105697宗。未償還貸款額高達1650億港幣,即每宗平均欠款156萬港幣。

  更可怕的是,由於房產的抵押價值已經低於未償還貸款總額,銀行開始向不少業主callloan(要求借款人提前部分還款)。業主還不上就收房拍賣,彌補房貸虧空。

  黑瞭心的銀行不但向業主追討欠款,還以彌補抵押品價值不足等名目追加補償,補償款甚至達到欠款的兩倍。

  可憐許多中產當年省吃儉用東拼西湊買下一套房子,也許剛剛裝修完畢,就要眼睜睜看著房子被銀行收走,還莫名其妙欠下幾百萬的債務。很多人不堪忍受,根據統計2003年香港自殺率為18.8(即10萬人中有18.8人自殺),是香港有統計以來的最高水平。

  當年,香港整個“負資產”人群達到10萬人。

  香港密集的房屋建築

  有香港專傢認為,這一危機影響深遠,“財富大調整使香港社會結構發生重大變化,本來作為社會主體的中產階層迅速縮小,無產階層和負資產階層不斷擴大,社會穩定的基礎遭到削弱,艱苦創業的風氣和精神日漸消失,社會分化現象日趨嚴重,不論大事小事,都很難在理性的基礎上達到共識,社會難以寧事。”

  作為香港地產界的大佬,李嘉誠的長實集團在這次危機中自然有其角色。

  李嘉誠一向長袖善舞。他成功的秘訣是,在地產低潮時找地段不好的低價地皮下手,加以建設包裝後以高端小區推出,從中大賺差價。

  此外,長實還通過推出新樓盤時小批推出的手法,人為造成供求不平衡,一些樓盤第一期推出的第一批單位甚至隻有幾十個,令樓盤經常出現數十倍的超額認購,這種推銷手法所造成的市場氣氛無疑是構成香港泡沫經濟的元兇之一。

  嘉湖山莊(資料圖)

  比如天水圍的嘉湖山莊,也是當年李嘉誠以底價盤下來的“經典”小區之一,李嘉誠對這個項目頗為重視,嘉湖山莊的嘉字正是取自李嘉誠。開盤當天,明星黎明到場助威,每平方英尺價格由1500港幣飆升至4300港幣,長實賺得盆滿缽滿,而業主的災禍就此埋下。

  在當年訂購的時候,業主們與長實作瞭“撻定”,就是交瞭的定金被長實扣下不再退還。隨著房價暴跌,業主們集體向長實申訴能否“網開一面”,撤回買賣合同並退回定金,畢竟,訂金也有四十五萬港幣之數。

  但李嘉誠認為買賣雙方應該秉承合約精神,定金不予退還。長實還將業主們告上法庭,要求追討重售物業的差額及其他墊支費用總計超過560多萬港幣。

  香港上訴庭判業主敗訴。

  在9月8日李嘉誠做瞭那番“網開一面”的表態後,有香港輿論將他當年對嘉湖山莊業主的表態重新拿瞭出來:同樣網開一面,哪個是李嘉誠的真意,哪個是“莫須有”呢?

  還有人指,當初僅嘉湖山莊就有一千多名業主陷入負資產,他們原本都算是中高收入階層,為還款不得不節衣縮食,有些人更因為狀況差被公司裁員,失去供款能力。香港社會有今天,李嘉誠不能說完全沒有責任,他現在卻站出來好似要當好人籠絡人心,算不算虛偽呢?

  最嚴厲的聲音是,身兼工聯會理事長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秋北在其臉書上發帖,指“李超人”是“蟑螂王”,“黑衣暴徒、未來主人翁”聽到李超人的“婉言”,更能“暴朝警察施,惡向良民行”。李超人此舉以其商業眼光“投資未來主人翁”,保佑其王國袋袋平安,實在是劃算不過。

  在香港面臨當下動蕩的關口,李嘉誠的表態之所以受關註,首先是因為他是香港首富,任何國傢或地區的首富都是當地的公眾人物之一。

  而李嘉誠的發傢史又與香港的發展史結合得如此緊密,他是與七八十年代香港經濟騰飛共起步的,他的名字在香港社會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其影響力隨著香港這個名字遠達整個華人世界。

  他的發傢史又是非常特殊的。

  香港社會在三個不同時期經歷瞭三代財閥,第一代是英國資本,以太古為代表;第二代是1949年後來港的資本,以船王包玉剛為代表;第三代是李嘉誠,無論是與前輩相比,還是在世界范圍內做比較,像李傢這樣純粹以房地產發傢的可謂少之又少。

  李嘉誠自己也說過:“低買高賣才會賺錢,勤勞並不能夠賺大錢”,他所代表的一群人的利益,是很特殊的。

  住在香港窄小“劏房”裡的人

  這些年,李嘉誠對李傢在內地、香港和歐洲的產業做瞭大范圍的調整,基本形成內地<香港<歐洲的結構,有輿論認為,從商業佈局考慮,能得罪誰不能得罪誰,李嘉誠心裡很清楚。

  此外,李嘉誠畢竟已是90歲的年紀,屬於“老一輩”的人瞭,在香港和內地的影響力不可避免地將向下走,他看待內地與香港的眼光,恐怕多少會有些以年長者自居的心態吧。

  有人指出,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李嘉誠為自己的兒孫佈局未來。他的後輩,無論在個人能力、品德、社會形象等各方面都遠不如他,但擁有著巨額財富,這樣的人在貧富差距巨大、社會矛盾凸顯的香港,容易成為大眾情緒的針對目標。

  因此,盡量避免這種情況出現,很可能是李嘉誠這幾次“曖昧”表態的目的之一。

  3

  作為香港當前富豪傢族的代表,經過幾十年的摸爬滾打,李超人明白要保證自己的財富,就必須盡可能在底層民眾和政府之間尋求一個“安全和微妙”的位置。

  李嘉誠的表態,被誤解也就不難理解瞭。模棱兩可,可能本來就是其想要的效果。

  在每一個毛孔都散發著商業氣息的香港,有一句話說,香港商人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成功哲學是,必須心黑手狠。成功是最大的目標,手段則看自己的本領。

  如今看香港現在積累起來的種種問題,還需要再提一下那篇《別讓李嘉誠跑瞭》。

  這篇文章的作者羅天昊後來在回應外界疑問時說,文章主要關註的是香港社會的挑戰與未來改革。“香港日益嚴重的貧富分化,財富的創造機制出現瞭畸形。部分人財富的獲取,並非來自勞動與才智,而是來自壟斷和特權,同時,階層固化,經濟豪門化,大眾聲音被漠視,種種不公,引起瞭民眾的強烈不滿”。

  羅天昊說,我們需要一個什麼樣的未來?其實即是對於民眾呼聲的回應。摧毀地產霸權,振興實體經濟。地產獨大,國之兇兆。

  這種觀點,其實在當時的香港和內地都具有相當大的代表性。從上世紀90年代到現在,香港經濟總量從800億美元,上漲到2018年的3638億美元。翻瞭四倍多,但是看看今天香港普通人的經濟收入,就能明白他們對那些地產商的怨氣因何而來。

  同樣是30年間,香港的GDP從占中國內地20%,到如今廣東的GDP已達13315億美元,是香港的三倍以上,這麼對比不由讓人懷疑,香港是不是錯失瞭一些機會?

  港珠澳大橋(資料圖)

  如今,“李半城”們靠著幾十年的經營,讓香港經濟高度依賴地產業和高企的房價。“囤積居奇,價高則拋”這樣的商業法則最後讓誰得到瞭機會,又讓誰失去瞭機會,可能那些地產大佬們心知肚明。

  李嘉誠的國學功底不錯。刀哥聽一位香港朋友說,李嘉誠有個秘書,年薪百萬,就是要求對各種古文精通。所以,李嘉誠說出的每一個字,都經過瞭字斟句酌的反復推敲,都蘊含著異常豐富的信息,都體現出他超人的精明和對局勢的老謀深算。這些一般人又怎麼可能讀得出來。

  從這個角度說,誤解豈不是必然的嗎?( 補壹刀)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李嘉誠為何總是被“誤解”?真的是誤會這麼簡單嗎?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