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www.recordchina.net

陜西女子失憶20年流落秦嶺山中 隻記得父親名字

       20年前,十多歲的她流落秦嶺山中,被好心人傢收留,因為“失憶”找不到回傢的路;20年後,她結婚生子有瞭自己的傢庭,然而“我是誰?我從哪兒來?”一直是她在這20年裡找尋的答案。如今,2019年中秋節前夕,她終於踏上瞭回傢的路……

       

       20年前“失憶”少女走失秦嶺山中遇好心人傢

       20年前的一天,陜西洛南縣洛源鎮的王秀琴正在傢掃地,忽然一個十多歲的姑娘站在她傢門口一直向門裡望著。

       王秀琴:當時看見娃的時候,她頭發臟臟的,穿得衣服破破爛爛,讓人看著就心疼,我當時都忍不住哭瞭。

       

       王秀琴口中這個十多歲的姑娘現在叫常小敏,當時她看見一個小姑娘站在自傢門口,就趕緊上前去問話。

       王秀琴:問她從哪兒來,傢住哪兒,叫啥名字,孩子要麼說不知道,要麼就不出聲。我們隊上人都說這是男孩,讓我把她攆走。但是,娃找不見她媽瞭,你讓娃出去怎麼辦。

       

       因為想不起自己的傢在哪兒,也不知道回傢的路,王秀琴看孩子很可憐,根本不忍心將小姑娘攆走。

       王秀琴:我就問娃,你找不到傢瞭,這可咋辦,娃說她給我當女兒。

       

       就這樣,王秀琴將這個“撿”來的女兒,一養就是二十年。

       記者:你老傢是什麼樣子?爸爸媽媽長什麼樣子?

       常小敏:我想不起來瞭,沒什麼印象。

       記者:20年前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常小敏:我走過來的。

       記者:你走瞭多久?

       常小敏:走瞭很長時間。

       

       落戶成傢20載 女子傢人你們在哪兒?

       當時,隻有十歲的常小敏在成為王秀琴的養女後,非常勤奮地跟著王秀琴學到瞭很多東西,慢慢地,什麼都不會的小姑娘變成瞭賢惠能幹的女子。而常小敏的身份,也從王秀琴口中的女兒,變成瞭她的兒媳婦。

       

       如今,20年過去瞭,雖然常小敏跟王秀琴一傢人在一起生活其樂融融,但是,“我是誰?我從哪兒來?”一直是常小敏以及王秀琴一傢人找尋的答案。

       王秀琴:因為不知道小敏的老傢在哪兒,父母親人在哪裡,所以這20年來,她一直沒有戶口,到現在兩人連結婚證都領不瞭。

       

       在時光的滴答聲中,常小敏小兩口的日子過的平淡而快樂。然而小敏的身世,是種在一傢人心中的一根刺。今年(2019年)上半年,轄區公安展開名為“一標三實”的普查,身世未知的常小敏進入瞭民警的視線。於是,民警一方面幫助她辦理相關的戶籍手續,另一方面就是積極查找常小敏的傢人。

       身世之謎終破解中秋節常小敏與傢人團圓

       警方在失蹤人口的信息庫裡查詢後發現,並沒有一個叫常小敏的人,其他的比對方式也沒有任何突破,更重要的是常小敏依然和20年前一樣,說不清關於自己身世的任何信息。就在尋親陷入僵局的時候,“失憶”的常小敏終於在自己零星的記憶中說出瞭一個名字。

       民警:她念叨瞭一個名字叫“常克誠”(音)。

       

       根據這個名字,民警大海撈針,終於找到瞭一些線索。

       民警:在西安市灞橋區洪慶找到瞭一個叫常克誠的人,問他是不是有個姑娘丟瞭,他說就是的。

       

       究竟常小敏跟常克誠是不是一傢人,《都市快報》全媒體記者從商洛市洛南縣洛源鎮長途跋涉上百公裡,來到瞭西安市灞橋區洪慶街道三陽院村,見到瞭常克誠。

       記者:您是不是有一個女兒丟瞭?

       常克誠:嗯。

       記者:叫什麼名字?

       常克誠:常小梅。

       記者:不是叫常小敏嗎?

       常克誠:不是,叫常小梅。

       

       雖然常小梅和常小敏隻有一字之差,但是無論是從她父親的名字還是母親的長相,亦或是小時候的照片來看,他們應該就是彼此錯過瞭二十年時光的一傢人。

       常小敏的母親:這就是我娃小時候,這是她和弟弟。

       記者:當年是什麼原因孩子給走瞭?

       常小敏的母親:孩子生病瞭,有精神疾病。

       

       而20年前常小敏走失,她的父母以及親人也從未停止過尋找女兒。

       常小敏的母親:當年到處找娃,有時候連飯都顧不上吃,把全傢人急得,我在傢不停地哭。這些年,有好多次我在夢中夢見娃回來瞭,高興地不得瞭,結果一醒來沒見人,把燈拉開一看,原來是在做夢,我就心痛得不得瞭。

       

       警方在確認常小敏就是常克誠一傢走丟的女兒後,經過洪慶街辦三陽院村村委會的協調,2019年的中秋節,常小敏終於跟傢人團聚。

       

       而在這個合傢團圓的日子裡,灞橋區洪慶山中這個安靜的小村,感人的一幕正在上演。

       

       

       對於曾經幾乎是“失憶”狀態的常小敏來說,能夠再次回傢實在不容易。二十年的找尋,二十年的離別,這一刻,親人再相見,雖然現場沒有相擁而泣,也沒有聲嘶力竭,也許孩子小時候的畫面已經在記憶中模糊,但是大傢激動的心情依然溢於言表。

       常小敏的愛人:我非常感謝洛南派出所和洪慶派出所民警們的幫助,讓我媳婦找到瞭傢人,要不是民警們的幫忙尋找,也許這一輩子都找不到媳婦的親人。

       

       

       2019年的中秋節,常小敏跟傢人團聚,自己的身世之謎也在20年後找到瞭答案。不僅如此,還有一個好消息就是,常小敏的戶口以及和愛人的結婚證也可以相繼補辦。在這裡,我們在為常小敏開心的同時,也祝願他們一傢人的生活,幸福開心。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记录中国 » 陜西女子失憶20年流落秦嶺山中 隻記得父親名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記錄、點評、全方位的新聞資訊網站

回到頂部联系我们